悬浮式生存——中国宏大历史进程中的个体窘困

 

文化讲堂(47

李琦:致毕业生系列——为着快乐且高贵地毕业(1

悬浮式生存——中国宏大历史进程中的个体窘困

2011513日,文化讲坛再次迎来老朋友厦门大学法学院李琦教授,和读者们一起探讨当代中国转型社会中的个体生存之困。此次讲座也是李琦教授“致毕业生”系列讲座的第一场。

 

李琦教授提到陈逸飞的《理发师》,作为开场话题,引出了“当代中国人生存状态”这一当晚探讨的中心命题。他犀利地指出当代中国社会因为功利性心理的驱动,普遍弥漫着一种浮躁、奢华、谄媚的情绪,商品拜物教大行其道。整个社会从几千年来的禁欲走向了纵欲。受这种社会情绪的影响,大学生群体也发生了变化。他总结了当代中国大学中年轻人的几大特点:1、会考试、不读书。学习的重点都放在了应试上,而真正进行阅读的少之又少,甚至老师也不读书。2、求个性,弃教养。一味的追求个性,而忽视,抛弃公共道德准则。3、冰点太高,沸点太低。这样的结果就导致当代年轻人普遍的心理空间太狭小,心里装不下事,承受不起挫折。4、渴望成功,但不肯付出努力。想要成功,却总是想寻找捷径。5、善于竞争,不肯合作。缺乏团队精神,喜欢单打独斗。6急切争取,不知人生需等待。心情急切地想达到目标,追求速度,没有耐心准备,沉淀。7、要求别人将自己当做成人,但往往把自己当孩子对待。8、拒绝崇高和优雅,热衷于平庸和时尚。

其实不仅仅只是大学生,所有处于前所未有的宏大的社会转型过程中的中国人的内心都普遍感受到一种对现实生活的无力感,煎熬,一种对未来的焦虑和无奈。这种普遍存在心灵的苍白脆弱、无力无助,复由此无奈与煎熬,其何所由来?其与中西文明交汇这一宏大历史图景之间的关联又如何?围绕这些问题,李教授回溯了古典中国社会的个人生存模式,勾勒出百年中国宏大历史变迁中与个人生存状态密切相关的五个方面的变化——1、由农耕社会转向工商社会。2、由熟人社会转向生人社会。3、情感性资源被指示性资源所取代。4、共同体被社会所代替。5自我意识大大增强。过去的中国人的个体存在模式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人在家族中”。随后,李教授简单介绍了西方式个人生存形态的演进:从神的维度看人转向强调自我,个人存在,强调自由自主自尊的个人主义。通过宪政与法制体系提供给原子式个人秩序性的生命安顿。李教授在对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存形态进行分析后,指出了各自的积极面和消极面,并将中国式古典的生存与当代占世界主导地位的西方现代生存模式进行对照,以此来探讨当代生存之困的社会深层次原因。

 

李教授在援引了马尔库塞、福柯等当代社会学大师的观点之后,指出近百年的中国,文化传统被割断,年轻一代缺乏传统文化的滋养和熏陶。而近二三十年来,信仰、宗教、文化、意识形态都被结构,造成了心理上的空洞,个体因此而失去依托,飘浮在空中,变得苍白脆弱。个体成为社会的一个零件,一种原子式的存在。即所谓的“悬浮式生存”。

明辨“生逢其时逢其时,以知此非一己之无奈,乃是时代之常态,既来自则安之。这是李教授给同学们的建议。如何做到呢,李教授提出两点要求:第一是要多阅读。读以明理,读以精心。第二则是学会诗性生存,通过诗性生存让心灵得以安顿。所谓诗性生存,是一种区别于神性与物性生存的生存方式。在接下来的系列讲座中,李教授将向读者更深层次地介绍他眼中的“诗性生存”,敬请大家继续给予关注。

摄影、文字:王子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