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历史的另一种视角——记厦门大学历史系陈衍德教授《人性化去概念化的华侨历史》讲座

一提起华侨历史,人们往往和政治性、爱国性之类的概念牵扯在一起,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如果去掉这一层概念,华侨历史又该怎么看待呢?
2011年11月5日下午三点,厦门大学历史系陈衍德教授在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召开的《人性化去概念化的华侨历史》讲座为我们解答了相关问题。这一讲座也是“文化讲堂”自创办以来第一场关于华侨史的讲座,对于华侨历史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借鉴意义。
讲座伊始,陈教授以法国大作家雨果的《九三年》为例抛出了什么是人性的问题。陈教授认为人性是与生俱来的人的情感和本性,而以这种人性论的观点去从事历史人物和事件的论述和研究的史学作品则是人性化的历史。自然,与之相对的则是概念化以及概念化的历史。例如对大部分教科书认为华人因为加入了居住国的国籍就一下子成为华裔外国人的观念,陈教授认为这是概念化的而不是人性化的表述,并进一步提出能否把握内在心理与外在表现的既矛盾又统一的关系,从而真实地勾勒出华侨华人的心理历程,是评判是否达到人性化研究水平的一个标准。在华侨历史的研究方法方面,陈教授以著名学者王赓武的论述为例,对我国民族背景和外来西方的社会科学方法是否真的能够适应提出了质疑,并指出若以人文学科的研究与以往用社会科学方法研究华侨历史取得的成果进行互补,将使华侨史的研究更加人性化,“对于只求真的社会科学来说,求善和求美的人文学科无疑将起到一种重要的纠偏作用”。但是求善和求美只能通过对心灵的探索才能获得,“华侨面对命运不可抗拒以积极的态度化被动为主动”的这样一种复杂的心理过程对于研究者来说,唯有首先加以理解,其次才能加以解释,“倘若做到这一点,可以说初步达到人性化研究的水平”。一言以蔽之,陈教授认为一个研究者只有深入到华侨华人的生活之中,体验他们的喜怒哀乐,才能达到人性化研究的意境,才能摆脱概念化的俗套。
此外,陈教授又以菲律宾华侨华人为例进一步阐释了“人性化去概念化的华侨历史研究”这一命题。在这一部分,陈教授向同学们展示了他在1992年至1993年以及2002年在菲律宾所做的个人访谈记录以及日记摘要,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到“其实华侨早已在菲岛落地生根,离去的人们反而要从故乡来到这里寻根”(陈教授的曾祖父、祖父以及父亲都是菲律宾归侨)。
最后,陈教授指出其实在华侨移民大潮中,失败者比成功者要多得多,这就好比大海时代葬身大海者要比胜利到达彼岸者更多一样。如果历史只记住成功者的一面,那么这一块历史则是片面的、不完整的历史,只有将两者结合在一起,才能为历史做出一个完整的记录,为华侨史研究提供一个有利的借鉴。之后,讲座在同学们的积极提问以及陈教授的耐心解答中落下了帷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