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简报】林寒生教授谈“南蛮鴂舌”闽方言

 

4月13日下午3时许,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林寒生在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资料研究中心为到场师生及社会各界对闽方言感兴趣的人士奉献了一场名为《闽方言为何被称为“南蛮鴂舌”之语?》的精彩讲座,详细分析了闽方言独具特色、复杂难懂的原因。

 

讲座伊始,林寒生教授解释了何谓闽方言以及闽方言为何被称为“南蛮鴂舌”。他讲解说:“蛮,《说文》中说‘南蛮,蛇种’;而福建汉代建闽越国,《说文》‘闽,东南越蛇种’。故也属南蛮之一。‘南蛮鴂舌’是一种戏谑的说法。鴂舌,鸟语之谓。这里主要比喻闽语难懂,听起来吃力。像听鸟语。因此,把福建方言,尤其是其中的闽语称之为‘南蛮鴂舌之语’实际上是说历史上地域偏僻、开发较晚的闽地方言复杂难懂难学。

 

为了进一步解释为什么大家会对闽语有上述看法,林寒生教授从语言学的角度做了探讨。首先,林教授以闽南话为例,列出了闽语的特点:1、闽南语的十二个声母“柳边求气低,波他曾日时,莺蒙语出喜”,具有一些上古音、中古语音特点和近现代音变;2、韵母有辅音韵尾三套,入声韵尾三套,并举了李绅“昨日入城市”诗和李商隐“嫦娥诗”为例,这两首诗,古代押韵有别,今音已混,闽南话却不混;3、文白异读,同一个汉字往往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读音,文读音较接近唐宋以后的官语,白读音则大多反映更古老的读法;4、词汇方面,主要由古语词、外来词、自造词和少数民族的古语词组成。

 

历史上的多次移民,使闽方言成分更加复杂,层次更加繁复。如初唐之时,泉潮之间“蛮獠啸乱”,朝廷派陈政将军率兵入闽。陈氏家族四世守漳,为漳州一带带来七世纪中原官话。又如北宋末年,金元压境,大批皇室人员相继南下,使北方近代汉语在闽粤之地得到又一次传播。

 

讲座的最后,林寒生教授总结说:“闽语有复杂的语音系统、词汇系统,古语词中还有不同时代不同区域的区别,此外还有不少特殊词法结构和句法形式。因此,闽语的一句话比说一句外国语恐怕还来得麻烦、复杂。如此看来,说闽方言是所谓‘南蛮鴂舌’就不足为奇了。

 图文:张曦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