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简报】吴岩泉:医疗纠纷是因医闹引起的吗

       远至1978云南橄榄坝知青农场的“瞿林仙事件”,再到去年深圳所谓的“八毛门”事件,在人们眼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医生从求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悄然转变成披着“白皮的狼”。在这种日趋紧张的医患关系下,一种全新的社会职业诞生,这就是所谓的“医闹”。今天下午,福建方威律师事务所的吴岩泉律师,走进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结合他从业多年的丰富经验,以幽默生动的口吻和大量的事例,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名为“医疗纠纷是因医闹引起的吗”的精彩讲座。

       所谓闹者,从市从斗,即聚众生事,扰乱秩序。医闹,便是在医院闹事的患者家属的简称。这些患者,或是因为医生的失责失误,或是因为疾病来势汹汹失去了生命。患者家属在人财两空的情况下向医院讨说法的行为属于人之常情,可是有些人为了要赔偿把责任推到无辜的医生身上,这种做法就暴露出人性的丑恶了。这些职业医闹用“大闹大得,小闹小得,不闹不得”的说法怂恿悲痛的患者家属大闹医院,获得赔偿,从中分得一杯羹;他们分工明确,由谁抱住院长的大腿;谁抱住主治医生的大腿,谁躺在地上,谁举条幅,谁哭闹,在行动之前分得清清楚楚;同时,这群人下手又是十分的狠毒,可以把一拳头把医生的鼻梁打断,可以逼着医生给尸体下跪,甚至是把医生逼得喝药自杀……在法治社会还可以把人活活逼死,这不得不说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那么,医闹是如何产生的呢?吴律师为我们归纳了三点。首先,医院在市场化后有了经济利益导向。2011年,我国政府在医疗卫生行业中的支出仅占GDP的1.35%,低于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政府投入仅占医院经营费用的7%-10%。医院需要自负盈亏,也就出现了“以药养医”、看病贵的现象,由此激发了人民群众对医疗机构的不满情绪;其次,党委政府对医闹处理的介入不够。医院发生医闹,大多是“私了”了事,可以息事宁人,政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公安机关原有的指导思想“慎用警力、慎用警械,避免矛盾激化”也放纵了医闹闹事。医闹开始之初,如果公安机关可以迅速介入妥善处理,也就不会闹到最后出了人命,可是每每只有出了人命才能被引起重视,这时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这也使得医闹们不约而同地把闹事控制在不出人命的范围内,因为只要不死人,公安机关就不会被惊动。

       除了医闹的兴风作浪,医疗纠纷的产生还有以下几个因素:1、巨额的医疗费;2、医患之间的认知差距;3、执法人员执法不力;4、医院及医务人员方面的责任;5、法律的二元化;6、舆论导向出现一边倒;7、政府医疗改革不力。

       至于如何减轻医患摩擦,减少医疗纠纷,吴律师也提出了几点意见:1、将手术刀对准制度之弊,加大政府投入,确保基本医疗,同时增加医务人员收入,保证医务人员的职业人格尊严;2、打击医闹;3、惩处医疗事故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4、加强医院管理,加强医护人员的自身管理,提高工作质量;5、理顺法律关系,明确医疗损害技术鉴定的相关法律法规;6、畅通解决渠道,降低患方维权成本;7、和谐医患关系;8、兼顾利益关系平衡。

       在讲座的结尾,吴律师总结道,无论是对待医疗纠纷,还是今后的待人处事,都希望我们有一颗宽容感恩的心,感恩越来越多,仇恨就越来越少。“你有能力启动别人柔软的心,因为你的身体恰如一个爱的容器,”吴律师以白岩松的一句话,圆满地结束了今天的讲座,赢得了同学们的阵阵掌声。

 

                                                                                                                                                                                 图/文  钟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