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其荣,守其辱——谢清果讲老子的宠辱观与人生境界

         11月11日晚七点,在厦门大学图书馆323室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一场题为“老子的宠辱观与人生境界”的讲座在此举行。专研老子道家学说的谢清果副教授与来自厦门大学及校外的老子思想爱好者分享了其有关老子宠辱观的看法,并解答观众的疑问,共享老子思想的奥妙和精髓。

         集厦门道教协会副会长、福建省易学研究会理事、厦门大学道学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和《老子学刊》副主编等头衔于一身,谢清果副教授在老子思想和道家学说的研究方面颇有成就和心得。讲座伊始,他首先向观众介绍了老子其人其事,从开创六个先河解释了老子为何天下第一,并通过介绍古今中外名人对老子其人其思想的推崇,让观众对老子的思想内涵和特征有了基本了解。

         接下来,谢清果副教授主要通过对《道德经》第十三章的讲解,分析了老子对宠辱性质的基本看法,即宠辱是外界对你的评价,应该置之度外。随后,谢老师从《道德经》第二十八章出发,认为老子对待荣辱的基本态度是“知其荣,守其辱”,即人处在“荣”的状态时,始终要清楚“荣”可能带来的弊端,有守其辱的心态,“知足不辱”方能获得真正的长久尊荣。最后,谢老师认为宠辱若惊的破解之道,在于“贵大患若身”,如果“贵身”,自然可减除许多外患(外患的由来都于“为目”——纵情纵欲的贪求);如果“贵身”,则清静寡欲,自然会漠视外在的宠辱毁誉,所以,治身才能做到宠辱不惊。

         谢老师认为,在老子的视界中,宠辱不仅是一种人的心理状态,而且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他率先提出“宠辱若惊”的命题,认为宠与辱都是一种对人格独立的侮辱,真正的人生当做到宠辱不惊。至于如何做到宠辱不惊,老子提出一条心理解决方案,即从“吾有身”的世俗境界向“吾无身”的圣人境界升华。

         讲座最后,观众们向谢老师请教了有关老子宠辱观的消极主义倾向、老子宠辱观和厚黑学、人本思想的异同等问题,谢老师强调,在荣辱面前,老子讲究的是知进退,在顺逆境中都能泰然处之,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虽然老子思想中有怀疑和批判的精神,但其最终目的,是教人成为强者,并在成为强者之后,以慈爱之念和宽广之心更加长久地成为强者,所以,从本质上说,《道德经》是一本成功学著作。

图文/新闻传播学院 乐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