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学文——彭兆荣教授从一个比较文化的视野讲起

       11月17日下午3:00,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彭兆荣教授在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资料研究中心为大家带来了一场题为“文学与学文:一个比较文化的视野”的讲座。彭教授从当今“文学”概念被窄化谈起,对比古今中外文化,认为文学原本可以、可能从不同的角度去阐释、理解。对日益僵化、窄化的文学进行反思性建构。

       讲座伊始,彭教授即提出“文学”乃是“文之学”的观点,认为文学原本不是我们今天所窄化的概念。“文”与文字、文身、纹饰、文化等有密切关系,形成完整的知识体系,非“文学”所可以概括的。文字只是与歌咏等相似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只是因为国家对公共合法性的需要与印刷术结合在了一起,文字被赋予空前高的合法性。像当今时代,硕博士论文都必须用文字去表达学术观点,高歌一曲似乎不能简单的通过论文答辩。但在前国家时代,孔夫子多“述而不著”,《论语》也是其弟子根据他的语录整理记录而成。柏拉图的《理想国》也是“对话录”的形式。“扫盲”一词也是对于非文字表达方式的一种污蔑。“盲”,“瞎”也。当前有些少数民族是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但是我们能称他们为“瞎子”么?文学人类学的一个目标,正是要尽可能恢复那些失声了的表述方式,比如瑶族介于讲话、唱歌之间的“讲歌”。

      整个讲座从“文’的概念出发,从”文“与”非文“之间的历史性代际关系以及“文”之与系统性语际文本的共属关系两方面进行系统的阐释。

      在讲座最后的互动环节,彭教授还建议青年学子不要局限在自己的学科当中,鼓励学科之间的交叉研究,提出“无学科”的主张。不要因为学了某个专业而去研究某方面的问题,而要因为要研究某个问题,而进行多方面,甚至是跨学科知识方面的学习。比如人文专业的学生要做“文作为制作书写材质的多种形态”方面的研究,相关化学等理工科知识的学习也必不可少。像18世纪法国百科全书学派就强调要超越学科,进行综合知识的探索。

图文/新闻传播学院  张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