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璀璨的福建女诗人

 

  社会在追求GDP的快节奏中充满了工业化带来的匆忙而机械的气息,然而在福建从来不缺少对诗情画意的追求。福建的女诗人在中国现代化文学璀璨的星空中,在时间的流逝中,如同宝石一般发出温暖的光芒。今天,我们跟着林丹娅教授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一起体会她们用诗意点亮的人生。

  出生于福州三坊七巷谢家大宅的谢婉莹就是后来名满中国文坛的冰心。冰心有着闽南女子特有的温婉与细腻,她用清新的格调,优美的文辞,简单的方式深刻的探索和剖析自我的内心世界,在独特的视角中构建“爱的哲学”。她在著名的《寄小读者》中记述了旅美期间的风光和奇闻异事,同时也抒发了对祖国,对故乡深切的热爱与思念。诗集《繁星》、《春水》的出版,引领了小诗派流行的时代。这些诗将零碎的思想汇集真切的表达着她对母亲的情感、孩子的喜爱、自然的赞叹。透过漫长的岁月,冰心让她的文学人生充满了爱,在中国二十世纪的进程中,在层出不穷错综复杂的意识形态中,在纷纷扰扰转瞬即逝的文学现象中,成为一个既不流于俗也不为流俗淹没的声音。正如她所说的“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真善美的追求既昭示着文学本身的理想也揭示了生活本身的意义。

  被誉为民国第一才女的林徽因,与冰心一样在璀璨的中国文学星空下释放着能量。林徽因最早加入星月诗派,创作散文、诗歌、小说、剧本、书信、译本使她在艺术领域取得巨大的艺术成就。她的作品有女性的温婉清丽,却不局限于小格局。有多少同样才华横溢的男子对她独立的精神和现代的气质而倾倒。浪漫的诗人徐志摩愿意为她无视世俗的眼光,让她成为自己写下的动人心弦的情诗中永恒的素材与情思。有人给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爱情以绝妙的比喻:正如他们毕生所痴迷的建筑,梁思成是坚实的基础和梁柱,而林徽因是灵动的飞檐和精美的雕刻。即使佳人心有所属,才子也依然愿意用毕生去守候,金岳霖为这位传奇的女子终身未娶。

  受西方现代主义诗歌的陶冶,郑敏与其他九叶派诗人共同努力,力求突破传统的主观抒情方式,追求现实性与哲理性的结合。在新诗写作中追求现实与艺术、感性与理性之间的平衡美,掀起了现代主义诗潮。这让他们站在现代文学的河流中,成为文人的一个思想。

  祖籍福建福州的舒婷,在初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做知青,在乡下写诗,成为朦胧诗派代表作家之一。孕育于文革时期的诗歌创作,打上了深刻的社会动荡的时代烙印。充满了对时代的思考与未来的憧憬,委婉含蓄的折射着内心世界与时代生活。如同《致橡树》中体现的独立平等又相互支持理解的爱情观,这也是舒婷的理想与信念,爱她坚持的位置与足下的土地。

  诗歌发展到福建女诗人安琪时期,沉淀于两代人之间 ,是中国当下诗坛最可倚重的中坚力量。“用下半身写作”的诗人追求肉体的在场感,追求最纯粹的体验。诗歌作为呈现或披露或征服生活的一种样式,有赖于诗人们团结起来实现诗人的大同。

  诗歌带给我们启迪,在诗意的追求中让心灵的飞翔带给我们精神世界的幸福。

 文/新闻传播学院 张玉芹

《群星璀璨的福建女诗人》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