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与安顿:这个世界会好吗?

我们的一生都处于矛盾和困厄之中:我们渴望幸福,却时刻遭遇漂泊;我们向往奋斗,却难免企盼安顿;我们追寻未来,却处处埋藏坎坷。在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这个世界,我们是否还能找到一处场所,既藏得下我们的心,又安得下我们的命,还能净得了我们的魂?323日晚,由云南大学滇池学院中文系主任刘应全老师主讲,主题为“漂泊与安顿:这个世界会好吗?”的讲座在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

 

 

 

 

 

 

 

 

 

(刘应全老师解释“漂泊”与“安顿”)

如何看待“漂泊”和“安顿”,刘应全老师提出了他的观点,即“漂泊”是出走的行为,而“安顿”是回归的行为,二者是哲学辩证的,他希望通过这两个角度去探索世界。刘应全老师首先列举了近几年来国内发生的一些事件,包括2011年“小悦悦”事件、2012年温州动车事故以及今年吉林偷车贼残忍掐死婴儿案件等等,引发大家对人性、良知等问题的思考,并提出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该去往什么样的世界”的问题。刘老师认为,如今的世界是一个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世界,而现代文明是不是好呢?他指出两个方面,其一是“如果文明是个好东西,为什么我们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其二是“为什么我们在高度依赖着文明,而文明又反过来绑架了我们的意志”。

 

 

 

 

 

 

(刘应全老师阐述“文明异化”概念)

 

结合这两个问题,刘老师提醒大家注意生活中常见的几个现象,比如出门一定要带上手机,通过这类现象告诉大家,人们已经习惯了现代文明。人类在不断发展着现代文明,却成了自己所制造的物的奴隶,人似乎迷失了本性,物质发展是否标志着人类进步呢?其实,现代人已经意识到了现代文明发展的负面影响,有的人在努力寻找精神家园或理想社会。通过阐述以上观点,刘老师向大家介绍了“文明异化”的概念,具体介绍了三个方面:人和自然的异化,人和他人的异化,人和自我的异化。这三方面的异化对人产生很大影响,当人在现实中受异化影响而撞得头破血流,人就会渴望建构理想社会。理想社会在国内外都有相关的资料,比如国外著名画作中就描绘过的“阿卡迪亚”和“西台岛”、中国古代经典故事《夸父追日》中提到的“桃林”、《诗经·硕鼠》中介绍的“乐土、乐园、乐国”以及陶渊明描绘的“桃花源”等等。有的人看到了现实中的许多残酷的现象,他们就不断地去寻求理想世界,甚至不惜以死去追寻美好,比如海子、顾城、梵高等等。刘老师认为其实这些人都可看作是对人类有着深沉而温婉的爱的哲学家,他们为人类守护纯净的麦田,不断寻找光明的灯塔。

 

 

 

 

 

 

 

 

 

(人文学院学生提问)

刘老师有关“这个世界会好吗”这一问题的讲座引发了在场听众的许多思考,刘老师非常热情地回答大家”,这个观点得到了刘老师的赞同。顾城在《小巷》一诗中说,“小巷又弯又长,我拿着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人在整个世界前是渺小的,但“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我们只要敢于去思考,敢于去追求,就能够找到我们想要的世界。

 

 

 

 

 

 

(刘应全老师与听众合影)

 

文/图  吴雪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