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音画”——一个大陆音乐家的台湾之旅

329日下午,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知名作曲家鲍元恺在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研究中心讲述了他创作《台湾音画》交响组曲的心路历程,为大家奉献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讲座。

讲座一开始,鲍元恺教授便迫不及待地公布了《台湾音画》将被拍成电影的好消息。来自台湾制作团队的总策划李先生也来到了讲座现场,他自诩为音乐文盲,看不懂五线谱,听了鲍教授的《台湾音画》交响组曲,里面耳熟能详的童谣让他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和台湾的风景。自己常年在外奔波,听到这组交响曲,让他感慨万千。影片策划了三年,于201211月份正式开拍,此次拍摄旨在用真实的画面呈现美丽的台湾,让大家透过影片用眼睛感受音乐之美,并进一步地了解台湾。影片完成之后,《台湾音画》将成为集唱片、电影和书籍于一身的综合出版物,必将带来极佳的视听盛宴。

《台湾音画》交响曲的创作过程是漫长的。鲍元恺教授对台湾的认识起于50年代,政治口号和两首歌曲是他对台湾的唯一了解。1994年,在五十岁生日的当天,他收到了台湾省交响乐团陈澄雄团长的邀请函,开启了他的台湾之旅。“生命从50岁起”鲍元恺教授用这句话来概括他到台湾的经历。1994——2005年,鲍教授在台湾待了将近十一年,了解到台湾的风土人情,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他待人以诚,广交朋友,听取各方面建议,通过音乐来沟通两岸。他在台湾初次演奏他的代表作《炎黄风情》交响组曲,就引起了台湾音乐家的兴趣。1995年,在陈澄雄团长的建议和帮助下,鲍元恺教授首先尝试将《高山青》写成管弦乐,后来他依照《炎黄风情》里民谣和交响乐融合的方式,完成了以台湾民歌为基础的四首乐曲,名为《台乡清韵》。其中包括《宜兰童谣》、《恒春乡愁》、《鹿港庙会》和《泰雅情歌》,后来并入《台湾音画》。《台乡清韵》于1996年首演便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引起了轰动。

随后,鲍元恺教授又跟着朋友一起走遍台湾。“我上至阿里山,下至鹿港镇,北至野柳滩,南至鹅銮鼻,连一些不知名的村落也都走遍了。”鲍教授这样描述他的台湾之旅。在进一步了解台湾风土人情、社会、历史和艺术后,觉得之前的四个乐章不能抒发他对台湾的感受,于是扩大了四个乐章,组成了今天大家所见到的完整的《台湾音画》。乐曲的八个乐章包含《玉山日出》、《安平怀古》、《宜兰童谣》、《恒春乡愁》、《泰雅情歌》、《鹿港庙会》、《龙山晚钟》、《达邦节日》。在原住民的祭祀中,鲍教授感受到了原住民对艺术的观念,他与原著民们一起狂欢,唱歌、跳舞、喝酒。他感慨道:“现代社会的发展,一方面使我们获得了物质文明的飞速进步和理性思维的不断健全,而另一方面,却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用理智阻滞了想象,用逻辑取代了直觉,用技巧湮没了灵感,用冷静限制了热情,使我们逐渐失去了本体的自我。即使我们这些‘艺术人’,也难免如席勒所说:‘我们的本性成了文化的牺牲品’。而那些大部分不知艺术为何物的山民,却以他们的虔诚和放达领略了艺术的真谛。”《台湾音画》交响曲完成之后于2000年在台湾首演,受到了极大的欢迎。此后,台湾的交响乐队,不论是专业还是业余的,都会演奏《台湾音画》。而大陆在2010年才首次在厦门演奏了《台湾音画》的完整版。鲍元恺教授希望《台湾音画》交响曲能够在大陆扩大影响的范围。

接着,鲍元恺教授用交响乐团的演唱会来展示了其中的几个片段。音乐时而轻快时而柔缓,又极具台湾特色,眼前仿佛呈现出一幅台湾青山绿水中人们合乐的场景。鲍元恺教授说道:“每个乐章都有独特的历史背景和趣味的故事,每个乐章都能写成一本书。”

最后,提问环节,听众们提出教授如何创造出这么伟大的作品和最喜欢的乐曲等问题。鲍元恺教授认为做好音乐重要的是学兼中西,只有立足于本民族的传统,才能在世界之林站稳脚跟。中西文化各有其美,不要为了学习对方的美,而丢掉了自己的美,要各自保持自己的美。鲍元恺教授把自己的作品比喻成自己的孩子,都是自己呕心沥血之作,没有喜欢不喜欢。教授强调自己不喜欢的作品绝不拿出来,自己的作品都喜欢。话音刚落,掌声雷动。

此次讲座在鲍元恺教授绝妙的回答中圆满结束了,他在台湾的经历,音乐的创作都令人折服,他对音乐的理解更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图/文 新闻传播学院 张艳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