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思厦大开讲,换个视角解读历史

3月30日晚,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文化讲堂”栏目迎来了《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吴思,以《血酬史观:中国历史的分析框架》为题,吴思试图用一种新的方法来解读中国历史,搭建中国历史的新框架。讲座还未开始,现场就已经坐满了前来听讲的学生和市民,还有不少人站在走廊和过道里等待听讲。

晚上七点,讲座准时开始,主讲人吴思稳步走上讲台,简单与现场观众寒暄过后,他就直奔讲座主题。作为一种新的方法和理论,构建整体的理论框架,必然先要说明一些概念和支撑整个框架的理论,吴思介绍了血酬史观的一个最重要的定律,即血酬定律。它有三个要点,即血酬的定义、暴力掠夺产生的条件——血酬收益大于成本以及暴力掠夺并不创造财富。

他是这样引出血酬定律的,通常在唯物史观里,人们认为上层建筑是由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但是在现实中,我们会发现是上层建筑在在决定着经济基础,决定着经济的分配。血酬定律就是描述暴力的存在关系的。其核心是,暴力掠夺不创造财富,但它能为暴力组织带来收益,而暴力的发生条件,就是血酬的收益大于暴力付出的成本。每个人从事的事情是有风险差异的,人人都会计算成本,当一个风险大的事情被很多人做,原因就是做这件事的收益大于成本,让其觉得值得去做。即“血酬的价值,决定于拼争目标的价值,同时也以血汗和生命付出的方式赋予拼争目标相应的价值。这就是血酬定律。”举例来说,当一个贪污额上亿的贪官罪不至死,自然就会让更多的贪官前仆后继的来做。

接着,吴思以“血酬定律”解释中国制度的变迁,解释部落是怎么诞生的,奴隶社会是怎么诞生的,封建主义是怎么出现的,封建主义的社会称之为官家主义社会又是怎么出现的。

吴思还提出了元规则的概念。如果把暴力集团建立并维护的制度看作“法”,那么,这种制度收益就是“法酬”,法酬是制度化的血酬。由此便可以总结出决定规则的规则(元规则):暴力最强者说了算。不过,生产集团仍然可以通过自己的逃亡、偷懒、反抗、消极怠工影响暴力集团的成本和收益。元规则体现了暴力集团和生产集团之间的博弈,在其中可以看到自由定律,即暴力的自我约束强度大小。暴力最强者的选择,体现了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

 

近三个小时的讲座中,吴思结合学理和讲故事的方式,深入浅出地阐释了一个复杂的理论体系,为现场听众带来了一场思维碰撞的盛宴。

采写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朱玉芳

《吴思厦大开讲,换个视角解读历史》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