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方言熟语的璀璨世界

林宝卿教授,厦大人文学院教授,又是厦大闽南语学会的顾问兼职教授,笑谈中一口地道厦门话,抑扬顿挫像唱歌一样,非常动听。

闽南方言源于古汉语。林教授首先介绍了闽南方言的形成过程,中原人避难南下,与当地的闽越人共同开拓生存,文化由此交融。多层次的语言特点,逐渐整合成定型的闽南方言系统。

语言的历史与地域文化关系尤其密切。每种方言就像是是每个地区文化的一面镜子,成为探究地域文化的一个切口,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生活轨迹,传递时代人民的共同心声。一个方言的历史与地域文化常常是并行发展,相辅相成的。其中,民俗是第一性的,我们长辈口中常念叨的“天公”“日头公”“月娘妈”就很生动地反映了闽南人崇拜自然神的信仰,通过方言口口相传。

闽南独特的地理位置诞生了方言熟语与海洋文化的结晶。我们的祖先“血汗人”在与自然险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创造了许多优美的熟语,仍然保留到现在,比如“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行船走马三分命”等等。

闽南方言无时不刻无处不在地渗透着儒学思想。这很大程度得益于朱熹在闽南辗转做过官,积极地办书院,传播儒学文化。当时他的理想——把闽南造化成“崇儒之乡”基本上得到了实现,儒学普及程度很高。林老师讲到闽南方言“和”的用法和意义,充分体现了方言塑造着当地人的国学素养。

熟语即是包含了谚语,惯用语,成语,格言,歇后语的文化系统。这些闽南方言全部都囊括了。林教授口述了大量的例子,而这也仅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闽南方言一大特色就是它运用了丰富多彩的修辞手法,通俗而生动。惯用语的一言两义,字义和比喻义,像“出头天”本义指天放晴,又指从穷苦生活中解放出来,贴切又形象。还有“耸毛管”指毛孔直立,又有毛骨悚然恐惧至深的意思。歇后语里讲“坐船撑雨伞——无天无地”中的“无天无地”相当于“无法无天”。诸如此类趣味横生,数不胜数。

林教授出版了一系列闽南方言文化的书,希望通过文字延续方言的生命力。她慨叹自己做得有限,无法大范围推广,即便已经退休,仍然表现出对推广闽南方言的高度关注。

有同学问到是否可以遵循学习英语的方法,林教授答闽南语有很多音节普通话里没有的,所以要学习闽南话就要学习闽南话的注音方法。这就像我们学习普通话要先学习汉语拼音一样。并系统地介绍了闽南话共有8个声调,依次叫做阴平、阴上、阴去、阴入、阳平、阳上、阳去、阳入。学闽语并不是容易的事,林老师勉励大家要下苦功。

法国语言大师马伯乐曾说过,闽南话是世界上特别古老的语言。它保存了中古汉语上古汉语的许多特点,是古汉语活化石的积淀,反映了闽台人民的聪明才智和闽台文化的无穷魅力。所以,身系传承使命的海峡两岸人民要携手挖掘探讨研究,将闽南方言发扬光大。

 

 

                                                                                                                                                                                                                                                                       图/文 新闻传播学院 洪思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