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休谟主义者的动机理论看中国道德现状

11月9日,厦门大学哲学系第58期博士学术沙龙主讲人王奇琦在图书馆区域资料研究中心开讲。作为2013级外国哲学专业博士生,她尝试用自己最近研究的休谟主义者动机理论,为中国道德现状提供哲学理论的解释。

王奇琦首先从道德内在主义讲起。道德事实、道德信念、理由,这三种内在主义类型都蕴含着人的行为动机和道德动机。例如“恻隐之心”的道德信念能产生帮助他人的行为。又如中国式过马路、集体闯红灯现象,就源于中国人法不责众的从众心理。这种从众心理在某种程度上已演变成一种道德事实、道德信念和理由。

这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休谟动机理论的基本立场,即情感决定论。休谟认为,理性只能服从于情感,而不能引发行为或控制行为的发生。当代的休谟主义研究学者史密斯也认为,动机源于目的性信念和具有欲望。王奇琦说,引导民众的欲望和信念,使其信念从“利己”转变为“利他”,有利于解决中国道德滑坡问题。

但王奇琦也指出,休谟的动机理论有很大的局限性。其否定了理性指导行为的能动性,并不能用来解释当今的许多道德事件。她举例说,“最美乡村教师”、“感动中国人物”所评选出的道德模范,并非只靠信念和欲望而行动。为此,王奇琦讲述了铁路工人盖吉因额叶皮质严重受损而忘记社会禁忌,经常行为不端的故事,得出“腹内侧前额皮质患者具有与常人一样的道德判断,但在涉及个人利益且冲突较高的情况下,由于其情感钝化而表现得更加理性”的结论。通过这些实验哲学的解释,她进一步展示了现当代学者对“休谟主义”的反对与修正——信念自身并不能成为道德行为的动机,猜测欲望与动机有关等观点,以更好地解释现今的道德现状。

在随后的提问互动环节,王奇琦表示,考察西方道德哲学理论虽能为当今中国道德现状提供借鉴,但由于中西方道德评判的标准、方向有所差异,应当批判性地使用这些理论。

文/图 新闻传播学院 施怡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