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动的毛毛虫,流动的性别——多元文化下的跨性别观

12月1日晚上,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文化讲堂”邀请到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人类学副教授王红老师,为大家带来关于多元文化视域下的跨性别观的讲座。

 

一开场,林红教授并没有跟我们解释为何毛毛虫会与本场讲座的的主题跨性别有何相关之处。而是首先向我们阐述了性别观这一概念,毕竟这种相对前卫的研究领域并不是很多人都知道。林老师首先将性别观与性取向做了区分,他解释说性别观是关于自己对自己性别的定义,而不是关于对自己伴侣性别的定义。紧接着林教授向我们阐述了跨性别平等的概念,即跨性别本身就是人类多样性的一种存在。同时也将它引申想学术领域,强调世界本身就是多样性的而不是二元对立的。就好比性别是多样的而并不只有男女。

 

谈到为何性别是条毛毛虫,林红教授请出了她的学生,厦门大学2012级研究生毕业生廖爱晚同学来向我们解释这个问题。因为性别是条毛毛虫这句话正出自廖爱晚同学所翻译的美国先锋跨性别作家、表演艺术家、剧作家和演说家凯特•伯恩斯坦的著作《性别是条毛毛虫》。廖爱晚同学首先向大家播放了一段伯恩斯坦向中国观众介绍自己的视频。通过伯恩斯坦自身性别观念转变的经历,向我们讲述了之前林红讲授一直所强调的性别是多样的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观念的流动性。而观念的流动则代表则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变化的,因而这流动的性别观,正如在蠕动着的毛毛虫一样,不同的运动,不停在变化。因此拿毛毛虫来比喻一条性别,这样听起来不就很恰当了?

 

在随后的环节中,廖爱晚同学继续为我们介绍他所翻译的《性别是条毛毛虫》这本书,继续为我们阐述跨性别观念。当性别的流动性与多样性建立起来之后,当人们能够接受性别的流动与多样性之后,性别平等的观念自然就能跟被人们所接受。

文/新闻传播学院 杜恺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