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与中国哲学 ——一门修身理性的艺术

12月14日下午,厦大中国哲学专业的博士生刘勇携一床古琴,在图书馆人文社科实验室和大家讲解了古琴的起源、构造、形制、音乐、指法和演奏技艺与中国哲学的内在关系。

刘勇是厦门大学古琴社创办人之一,习古琴八年有余,师承苏州吴门琴派、广陵派、诸城派等诸古琴流派诸师,七年禅修经验,兼习书法和太极。

讲座在刘勇用古琴现场弹奏的清幽小曲中开始。刘勇指出,应该从中国历史、文化、哲学的角度入手来认识古琴。首先他探讨了三种可能的古琴的起源:伏羲制琴说、神农制琴说、虞舜制琴说。由于伏羲制琴说历史记载最早,神农制琴说在史书上记载最多,因此刘勇推测古琴可能是伏羲或神农首创的。古琴的记载最早起源于三皇五帝时期,到清朝对古琴的记载达到巅峰,期间古琴的魅力一以贯之,从未逊色。

接着,刘勇从琴之象、琴之数、琴之理等几个维度阐释了古琴与中国哲学的内在联系。古琴中蕴含的哲学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全部精华哲学。琴之象:古琴的外形反映了《易经》中的天、地、人“三才”,古琴的面板和底板对应于《易经》的阴阳“二仪”,古琴也反映了“八卦”。总之,以床古琴,包容了天地人山水等世间万象的循环交错系统,琴即世间万象。琴之数:古琴能统摄中国古代所有乐器类型,即“通八风”,有百鸟朝凤之感。琴之理:弹奏古琴乃是修身理性的行为。弹古琴能去“邪、僻、淫”,所以其有修身养性的功效,长此以往,以至于达到“通神明”的化境。

总而言之,古琴最能代表中国哲学的核心思想为:中和之道。不管是从琴体上包容世间万象,还是从琴技上所要求的“无过而不及,手法循环往复”、“不离本位”,我们都能体味出古琴所蕴含的的中和之道、修身养心之功。

图/文 新闻传播学院 张丹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