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宏:学会活动(1)暨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21)文录

2010年10月17日

厦门大学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第一期(总第二十一期)

暨厦门大学图书馆人文社科实验学会活动第一期

周建昌老师:很高兴,我们哲学系的硕博学术沙龙能够在我们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我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我们图书馆对这个活动很重视,本来我们馆长萧先生也要来的,但是他现在武夷山开会,来不了;他特意打来电话,托我向大家问好,表达他良好的祝愿。说来也凑巧,开学的时候,我到人文学院做报告,表示我们图书馆愿意和学生社团合作,举办一些活动,突出我们厦门大学学生活动的区域特色。周克浩同学后来和我联系,说有这个沙龙,问能否进行合作。我听了很高兴,谈了几次话,就定下来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是我们刚刚成立的,旨在整合我们厦大图书馆的资源,突出区域特色,我们十分欢迎和支持与社会的互动,与其他兄弟单位的合作。为此我们成立了人文社科实验室,安排了系列活动,星期五是文化讲堂,星期六是观点论辩,星期天就是我们的学会活动。我们哲学系的硕博学术沙龙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新闻学院的一个学生社团,也有活动。正好我们两个社团都是隔周举办,时间可以错开,这个很好。总之呢,衷心祝愿我们的活动能够获得成功,越办越好。(鼓掌)

主持人(张永宏同学):我们今天的沙龙,分四个环节展开。第一个环节是领导讲话;第二个环节由我们博士生周克浩同学做演讲,时间大致是45分钟,之后我们进行10-15分钟讨论,然后休息5-10分钟吧。第三个环节由我来讲那个信天游;最后(第四个环节),由我们欧阳老师做总结,并代表系里向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概就是这么个流程。刚才咱们图书馆的周老师已经讲过话了,现在我们有请欧阳老师讲话!

(鼓掌)

欧阳锋老师:同学们晚上好,今儿晚上是我们哲学系的第一次硕博沙龙。我们系刘泽亮主任很重视我们这个活动,他本来是要亲自来的。刚才他特意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家里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不能过来,向大家表示歉意。刚才主持人说“领导讲话”,其实我不是领导,而是我们哲学系的代表,所以我简单地说两句。首先我们要感谢图书馆以及周老师对我们的支持,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话,使我们哲学系的硕博学术沙龙、我们的声音可以走出人文学院。我们来到这个地方,这个环境也很好,又有录像,周围又都是书,让我们感觉到这种氛围很不一样。所以我这里代表同学们、代表我们刘老师表示感谢。我们这里有许多新同学,都是刚刚进来的硕士生博士生,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我们还是那句老话,就是希望大家好好地利用这样一个机会,这样一个平台,把自己的一些思考,一些优秀的东西,和大家交流。到这里之后,不光是我们哲学系了,而是面向全校,我们同时也欢迎外系、外学院的同学也来参与,也来支持。这是一个(意思)。再一个就是我们的负责人周克浩同学,上一学年做了很多的工作,现在我们主要的负责人是张永宏同学,他也非常地认真负责,对他们表示感谢。还有我们的班干部,对他们的工作,也表示感谢。还希望我们的同学,对于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活动,多提一些建议,好的建议,好的想法。我的总的意思就是,我们这样一个硕博沙龙,从有到无,从人文学院走向厦大(全校),如果能够使它成为一个品牌,成为一个亮点,我想也是我们哲学系所有哲学人的骄傲。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永宏):好,谢谢欧阳老师的讲话。下面开始我们的第二个环节,我们有请周克浩同学做演讲。

(鼓掌)

周克浩同学:很高兴和大家交流。我们硕博沙龙已经做了三年了,我也做了三次演讲,第一次是08年,我讲的是《老子》和社会福利,第二次是09年,我讲了《老子》和管理,这次是第三次,我讲讲石竹山签占文化。石竹山主要是属于道教系统,关于这个道教呢,主要是三个派别,一个是义理派,一个是象数派,还有一个是科仪派。这个义理派是讲道理的,比如我们所说的“三玄”(《周易》《老子》《庄子》),是讲道理的。那么这个科仪派呢,主要是做法事,比如说我们在道观里面,看到(道士)在做法,就是搞科仪的,比如他们走罡步,护法,拿着一些法器,这个叫科仪。那么还有第三个叫象数派,象数派就是面向社会的。如果我们说做科仪是面向道观内部的话,这个象数就是面向外部的,比如说风水也好、看相也好、算命也好、抽签也好,这个叫象数派,他们专门为别人,为社会服务的。本来(关于)这三派啊,我前面讲的都是义理,这次我准备讲讲象数。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再给大家讲讲科仪的方面,比如说我们到道观里考察,这个科仪,他们到底怎么样做法事,法事都包含了什么含义,如果有机会,我们接着讲。

   开始之前,我先把题目解释一下。这个石竹山,我们是上学期七月份的时候,我们系的黄永锋老师带我们去石竹山考察,总共是五天的考察。在那个时候,他们道观对我们好生招待,给我们提供很好的吃喝,而且很高档,很好的,永宏也去了。(指向主持人)那么,他们给我们这么多好处,我们是不是也要做出回报。所以,黄老师认为说我们应该做点研究,要写点东西。哦,晓平也去了。(指向听众席的晓平)要求我们每人写一篇文章,都要做一个研究。当时我想来想去,准备做这个道观的管理研究。但是发现人家那个人事和财务,不太想露出来。实在是没办法,所以我想来想去,石竹山这个地方以祈梦著称,比如说你有什么事情,(到那里)去做个梦,然后找人来给你解梦,就可以很灵验地帮你解决了。但是到后来很多人做不出梦了,不知什么原因,做不出梦了。做不出梦来,他们想了一个妥协的方法,就是用抽签来代替。所以我一直在讲,你没有米饭吃馒头,而且馒头比米更方便。抽签花一两分钟就可以搞定,而做梦有可能花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甚至有些人都睡着了,做不出来梦。所以我就想,这样一个祈梦文化(很有趣),我在研究中也发现了好多有趣的现象。我先把最后的结论说一下,因为怕待会儿有些人走了,没听到我最后的结论,这个有点可惜。我最后的结论就是认为,这个签占,它是一种科学。而这种科学,目前尚没有明确它的机制,比如说它是一种科学,但是她内在的原理是什么东西,我们目前还没有搞清楚。这个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挖掘。这是我的一个结论,待会儿呀,我会慢慢把这个结论给大家展示一下。

好,我们开始。(切换画面)不知道大家没有抽过签啊,比如说你去庙里面也好,去道观也好,或者去街摊上也好,不知道有没有抽过签?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切换画面)这个是我的整个演讲的思路图,“前言”和“参考读物”是两个附带,“前言”就是我不能开始马上就讲,而是一个花絮,“参考读物”就是我讲这么多,(如果)大家想做进一步的了解,可以把这些参考读物看一看。我在研究过程中,也看了很多书,(列在这里)大家可以看一看。实际上我的主体部分只有三个部分,一个是“签占的产生”,为什么会产生这个东西;另一个是“石竹山的签占”,是最重要的部分,核心部分,就是我们身体的这个地方(比划着自己的躯干);“结语”就是我们得出了什么结论。其中,“石竹山的签占”部分,我又分为四个小部分,第一个是“签谱研究”,就是石竹山的签谱研究;第二个是“签占过程”,就是我们怎么样抽签,怎么样把这个签给抽出来;第三个是“解签机理”,就是怎么样把签解出来,这个是重中之重,而且是最核心的;下面是(第四个)就是实例分析,就是要理论联系实践嘛,我会举三个案例,都是我亲自去询问的,(石竹山那里有个)“俞半仙”,都是我亲自去调查的。(切换画面)我这里还有更细的目录,其中“石竹签谱”部分,包括“签谱结构”和“吉凶等级”,“签谱结构”包括这些东西,比如说“签诗”“典故”“赞词”“吉凶”“仙机”“断词”“用事”,这个七个部分;那么“吉凶等级”就是我们说的“上签”“中签”“下签”,这里也是一个结构(等级)图。(切换图面)下面是“签占的过程”,五个过程,就是“准备阶段”“抽签阶段”“确认阶段”“解签阶段”和“还愿阶段”五个过程,待会儿我们会细说。(切换图画)现在是“解签的机理”,总共有12个线索,(通过)这12个线索,可以很清楚地把签给解出来,实际上很难了,比我们做数学题要难多了,因为数学题有规律,我们按照规律一一做下去就可以了,但是解签不一样,她是辩证解签,跟中医有点类似。这个是“解签的机理”。(切换图面)那么“案例分析”,我有三个案例,第一个是一个风险投资,要办工厂,问可不可以;第二个前途,一个外国人,他想问一下以后的前途;第三个是一个计划生于的案例,就是平潭县有一个妇女,她不想戴这个节育环,她就想问问,看看怎么办,要不要带这个节育环?这是三个案例。

好,下面我们开始。(切换图面)这是我们的一个花絮,我们去福清考察的时候,我们师生总共是八个人,包括在场的永宏、晓平,都去了。这是火车站。(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去的、刚到的时候,看的景象,“辽天居”,“慈航宫”,石竹山的景象。(切换图面)我就说,人家对我们的招待很好,吃的都很好,这个是鸭肉,我们平时都吃不到的,这个是卤面。(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住的地方,这个也很好,我和鹏帅住在一起,三个床位,有空调,有电视,有热水器,有洗澡间,很安静。(切换图面)这个是(石竹湖),风光很漂亮,我们在那里,感觉到身心得到很大很大的放松,这个是石竹湖,这个叫做(石竹湖)。(切换图面)这个是他们在做平安法会的时候,道士(在做法会);这个是我们在祈梦,那个是晓平,后面是黄老师,正在打坐的那个是黄老师,这个(我们)正在祈梦。(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在一个禅寺,就是在道观里面寺庙。这个石竹山这个地方,是一个儒释道三家互融的地方,打电话的是林观潮老师,后面那个是我们系的黄永锋老师。这个是黄老师和周师兄,(一个)道士。(切换图面)这个是(梦)文化,因为石竹山是(祈梦的场所),所以说这个“梦通大道”。(切换图面)下面是个问题,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你们认为这个算命、抽签、看相是迷信,但是我今天要让大家有一个质的转变:原来这个也是一种科学。你看这是一个和尚,让道士给他算命。(众笑)这个也是社会上(发生的)一个现象。这个是我在石竹山拍到的。(切换图面)这个是一个、也是一个背景知识吧,我们首先从一个很宏大的环境里面来认识这个签占,就是中国占卜术的发源时代,(就是)《周易》时代。后面《易林》和《灵棋经》啊,它们都是属于《易经》、占卜的后续发展,那么抽签又是在它后面发展起来的。这是一个基本的轮廓。(切换图面)这个是抽签所崇拜的神,就是我们要抽签,必须要知道我们抽的是哪个神,你看,关圣帝、观音等,城隍、吕洞宾等等等等,都是神仙,神灵。

(切换图面)呃,我先介绍石竹山的特色,石竹山具有两个特色,叫做“九仙君祈梦,观音殿求签”,就是我们可以祈梦,也可以求签。(切换图面)现在我给大家介绍这个签占的实质内涵,就是什么叫“签占”?实质就是人与宇宙的感应,一种感应,比如说我们看电视,我们会流泪,看电影会、比如说看到坏的(事情),我们会气愤,我们会感动。尽管那个感动很浅显,(但是)《周易》说“感而遂同天下之故”,什么都是通过感应出来的。比如说我们求签,是一种看不到的东西(却可以感应出来)。这个我们可以思考一下,比如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它突然传达给你。(切换图面)这个是我们要追根溯源,问一下:人为什么要抽签?为什么要抽签?因为人对于这个世界有一种不确定性,他在这种不确定里面想寻求一种确定性。我们为什么要赚钱,我们为什么要存款?我们不如过一天是一天,我们(不如)不存款,(为什么不这样)是因为人对未来有一种不确定性,所以我们要求签,因为这个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切换图面)你看,这个是确定性了,今天这样生活,明天(还这样生活),吃饭(等等),这就是一种确定性。(切换图面)(当然)还有不确定性。这个话说的好,就是“今夜脱鞋放一晚,不定明日穿不穿”,实际上谁也不敢保定,明日一定能够活着,你可能活着,90%(的可能性),但仍有10%活不了。比如说我今天听了一个广播,说潮州发生了一个很大的车祸,这是不确定性。所以我们心灵不安。(切换图面)呃,我这里列了一个函数,就是说这样一个函数,有些是确定性,有些是不确定性,就是说我们生活总是处于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辩证之中,有些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切换图面)当我们面临一些问题的时候,就是有些(局面)控制不了,所以我们想寻求解决。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找别人帮助一下。

(切换图面)好,下面我们到了最重要的(部分)。这个就是签占,这个石竹签占里边,它是称为叫“何氏九仙君灵签”,共一百签,是明朝时候一个叫叶向高的人编的,据说是他编的。刚才也说过了,我们分四个部分来说。首先是它的结构。这个签诗,大家都知道五言(诗),这个(签诗)是七言的,我们待会儿介绍一下。签诗就是求签,它有一首诗。(切换图面)比如说这首签诗:“门当户对正相应,女貌男才结做亲,风正清时人正乐,花正开时月正明。”这个是第十三首签诗,就是这个样子的。(切换图面)好,这个是典故,它的历史典故啊,说的是来龙去脉。比如说“天开文运选英豪,万里鹏程志气高,一跃龙门身变化,布衣换却紫罗袍”。说的是唐朝狄仁杰中状元这样一个典故。(切换图面)还有签诗配的赞词,比如“劝君不必把人轻,孔子犹然畏后生,宁看羽毛丰满日,扬眉吐气自飞腾”。这是一个签诗,它的赞词是;“孔子率徒出周游,停车七龄项橐留,瓦砾阻路车难过,英才问答儒宗羞。”孔子和项橐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孔子为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让道。(切换图面)签诗的吉凶,或者说上签,或者说下签,或者说中签,它分了八个等级,就是“上吉、中吉、中上、中平、中下、下签、下下、下凶”,比如说第一签是上吉签,第八十九签是中平签。(切换图面)它的仙机,就是神仙告诉你(答案),这个就是仙机,大家看(投影),我就不再说了。(切换图面)断词,就是说我判断的词,就是断词。举个例子,比如说“勤学苦读,有志竟成,一跳龙门,金榜题名。”这是一段断词。(切换图面)签诗附有问事,对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进行回答,比如说石竹签(就)涉及到风水、遗失、自身、天时、出行这六项事情。比如说第一签的问事,就有风水是怎么回事,遗失是怎么回事,自身是怎么回事,等等。

(切换图面)好,下面是签诗的吉凶等级分配。实际上这个签诗本身没有什么好坏之分,谁说好就是好的,坏就是坏的?不一定啊!好的可以变成坏的,坏的可以变成好的。比如说有人抽了好签,扬扬得意,却发生灾难;有些人抽的是下签或者下下签,小心谨慎,谦虚谨慎,却得到好的结果。所以说不一定就以(签诗)本身为标准。没有什么好坏之分,我们只是就签诗本身而言。上吉签是最好了;中吉签比它弱一点;中上签也是不错的;中下签也挺好;这个下签就有点问题了,困难重重,阻力重重,要顺应时机,懂得放弃,不可以强求,这是下签;下下签,凶多吉少,(我们这里是)就签诗而言,不加入其他因素;下凶指的是凶险,很有可能比较危险。对于这个签谱,我做了一个研究,(切换图面)我这儿做了一个统计,这个数据图,字体有点小,(切换图面)我们来看这个条状图,(这八个等级中)中平最高,上吉次高,中吉和下下是最小的。为什么中平很高,最高?上吉稍微低一点?这个我们会解释。(切换图面)你看,中平和上吉分别达到32%和27%,中平和下下都是2%。这是我们的一个(统计)结论。上吉为什么高呢?因为它强调锦上添花,好了更好。中平签啊,我感觉符合人生的常态,没有什么太大的好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灾难,总体还是不错的。所以说它最接近老百姓的生活,告诉你要好好努力呀,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就是中平签要告诉我们的东西。我们再把这八个签,还原一下,粗略地分成三个部分,就是上中下,(切换图面)这是一个统计结果,(切换图面)这是一个统计图标,你看,中级签(最高),上和下是对着的,低一点,(切换图面)好了,中签超过一半,达到53%,如果加上上签的话,达到80%,所以说一个人抽签的话,有80%的机会抽到中签或上签,只有20%的机会抽到下签。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了讨他高兴?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实际上它是一种内在的劝导机制。你抽签总是抽下签,你还有心思工作吗?算了吧,别干了!是不是?投资,我告诉你别去投资了。所以说是一种内在的劝导机制。求签就是因为有事情才去求嘛,不然你干嘛去求签?(这里便有一种)好的暗示的劝导(作用)。

(切换图面)下面是求签的流程。首先是准备阶段,(叫做)诚信敬意,呼请仙君。就是说你要说祂的好,你请别人帮忙,你要小心一点,要真诚些。你不能说,哎,过来帮个忙!(语气颇为傲慢)(那可是)请人帮忙呀!请神仙也是一样的嘛!不能说,哎,神仙过来,帮个忙!所以说要诚。(切换图面)以前要斋戒,要吃素,而且早上不吃饭。现在节奏比较快,(不怎么讲究了)。怎么说呢,就是闭上眼睛,拿着香,(说)谁谁谁,多少岁,属什么的,住在哪里,什么事情。不能直接就说我是来干什么的。(切换图面)接下来是第二个阶段,即是求签阶段,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直接抽,一个是摇。(切换图面)第三个是确认阶段,因为有时候抽的签,并不是真实的签,可能是仙君和你开个玩笑,所以还需要确认一下,确认是不是确实是这个意思。确认的方法是掷圣桮,一正一反才是,一阴一阳;如果两个都是阴,或都是阳,都不对。一阴一阳之谓道,人事也是这个道理。(切换图面)然后是解签阶段,可不是随便找个人来解签,而是要找道士。(切换图面)这位是“俞半仙”。“俞半仙”可厉害了,他给我讲过,他给许多领导看过相,解过签。因为这个涉及到一些领导干部的隐私,我这里不便透露(也就不说了)。签师会根据签诗的内容、意涵、生辰八字、面相、言行举止、抽签的时间地点,来达到综合判断。(切换图面)第五是还愿阶段,别人帮了你,总要有所表示嘛,是不是?

(切换图面)好,这个是解签的机理。解签里面,有人说很迷信呀,但是它里面还是有一些道理的。比如说王阳明格竹子,他没有格出来,是否他就能否认格竹子的方法也不行?可能他自己的智商有问题呢?解签也一样,有的人水平不行,(解不了)(切换图面)这个是解签的机理,一个图,(其中)最重要的是签诗内容,第二是生辰八字,第三是面相,第四个是言行举止,(这四个是)最重要的因素。(切换图面)解签,它的本质是一种认识论,我们认识事物的方法。我们平常观察事物,都是很简单的。实际上世界太复杂了,认识它太困难了。怎么说呢,一切都在变,一切都在变化。所以我们的解释和平常不一样,普通老百姓说这是迷信。(切换图面)你看,这是我的一个简单分析,实际上可能并不是这样,但我们假设是这样,这样一个函数。这个函数里面的自变量一直在变,有各种变化,很复杂,通过其他方法很难弄清楚,所以说(签占的)这个方法与众不同。就是说很难控制,(需要我们)透过种种复杂变量的迷障,认识事物的本质。(切换图面)所以说签占就是这样一种方法,是一种对生活的“整体感觉、体悟和智慧”,把握一直在变的、复杂的事物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一般人掌握不了。有些人在给人解签的时候,发现,哎,(只看)一个字就(可以)解签了;或者连签书都不看,看手相;或者连手相都不看,只看生辰八字,就可以解签了;或者连生辰八字都不看,看看言行举止,就可以解签了。解得还挺准。为什么会这样?这实际上是一种整体体悟的认知方法。(同时)我们要找到线索,这个解签呀,需要线索,刚才也说了,解签要根据刚才所说的十二个因素,进行对事物(发展)的判断,辩证解签。一般的签师是做不到的,他(可能)就是混口饭吃,他并不一定能够解签。(切换图面)好,解签的线索,这个“签诗的序号”,(共有)一百签,意义不大;“吉凶等级”,(即使是)上吉,也意义不大,就算是下签、下下签,都没关系,并不一定是坏事;“历史典故”,也已经讲了;“签诗本文”,也讲了,要通过感觉,通过签的感觉;下面是“仙机”,也意义不大;“断词”,也意义不大,(具有)参考价值;“问事”,意义也不是很大;“断词”,仅供参考;这个“生辰八字”很重要,非常重要,为什么呢?因为根据生辰八字可以推论出人的先天命运,再对照所抽的签,就可以比较准确地解读签意了;“面相”,一样很重要,因为相貌是内心的某种反映,也透露了人体的健康状况,结合面相分析,可以大幅度提高解签的准确率,(所以说)面相很重要;“言行举止”,很重要,比如说一个人神采奕奕,精力充沛,步履从容,谦逊温和,这是好的现象,(即使)抽到下签也没关系,言行举止很好,说明(下签)是一个偶然事件;“抽签的时间和地点”,也可以忽略不计的。

(切换图面)好,这个是实例分析。我采访的一个道士,“俞半仙”。(切换图面)这个是两位签师。我采访的时候,他一开始还不愿意说,后来同意了。最后我说给你们照张相,这两位签师,对这个相比较重视,我给他们拍照的时候,一定要坐得非常非常的正襟危坐,头也不能歪,歪了一点,他就说,哎呀,这个不太好。让我再照一张。(切换图面)这个就是俞道长,黄老师,还有我。我们在探讨一些签诗的问题。(切换图面)那么,这个是福清的一位陈先生,要投资一个加油站,问是否可以?(抽的是)第二十二签,叫:“下山猛虎吼声狂,过了一洋又一洋,恶意却无空手去,大家防护莫慌忙。”大家认为这个签……大家认为他是否应该投资?(听众中有声音)是否可以?哦,可以!为什么?(听众中有声音)哦?不可以?为什么?(听众中有声音)好,时间关系,我说一下。“俞半仙”的解签,认为可以。你看,《石竹签谱》上写的是中下签,但是“俞半仙”认为是好签,为什么呢?就是说猛虎肚子饿了,下山去寻找食物,“无空手去”,说明这一去,不会空手而回,一定会有所收获。(果然)12月份,大获成功。这个“恶意却无空手去”,本来可以念作“恶意却无,空手去”,也可以解释为“恶意却,无空手去”,你看,两个说法刚好相反。“空手去”,没有收获;“无空手去”,有收获。你看,这个就是辩证法,来了。(切换图面)好,第二个案例,一个老外,听说这个签很灵啊,我问一下,我以后什么时候,我以后的前途怎么样?结果抽的是第九签,叫:“缘木求鱼痴又痴,刻舟求剑又何为?守株待兔君须记,鼷鼠千钧勿发机。”大家看,这个很好(理解)。“守株待兔”。我听了以后确实是感到很神奇。你看,他说我什么都不干,我在树下睡觉,会怎么样?(切换图面)好,第三个,一个妇女啊,她怀了两胎了,第二胎是个女孩子,她已经戴了节育环,不能再生了,她心里很纠结,因为她还想生个儿子,但是她又不敢和政府抵抗,她就来求签了。结果是这样:“造化循环不可移,穷通寿夭早和迟,其中两句平平话,多少人人尽不知。”这个大家可以(讨论一下),要还是不要?(听众中有声音)不要戴是吧?这个咱们来看看签师的解答。(切换图面)你看,“循环不可移”,“循环”,节育环也,“不可移”,就要戴。所以要这位妇女服从上级的安排,戴节育环。这个不是我说的,是我确实经过深入交流得到的。签占是一种独特的、大全的整体认识论,其中蕴含着深刻的认识智慧。但其认识机理我们尚未认识清楚,我们相信,随着认识水平的提升,人们必然会对签占文化有更加深入、更加全面的解答。这个需要一段时间。就像我们认识其他事物一样,学习也是一样。

(切换画面)最后是结语。石竹签谱,就是这本书,没有出版,是民间流传的石竹签谱,我就是用这本书作为研究的。它(签谱)里面有天道承负、因果报应、道德教化、历史典故、寓言故事、阴阳五行等内容。这个不得了。(切换图面)这个是人家给送的锦旗。你看,“石竹仙君,有求必应”。签师具有很多种智慧,阴阳术数智慧、天文历法、历史地理、风土人情、经济政治、法律道德(等知识)和长期的生活阅历。所以说他们有办法,解得准确。在讲解的过程中,他们有道德劝化,尽可能地进行正义的鼓励和道德的教化。因为时间关系,还有很多例子,(就不多讲了)。(切换图面)你看,对于缺乏信心者,(签师)往往会(使其)确定信念;对于妄自尊大者,告诉他们谦虚谨慎;对于那些想靠不法途径发财者,就要他们改邪归正;对普通百姓哪,要他们多做好事,与人为善。这是他的道德劝化的责任。

(切换图面)这个是我推荐给大家的参考读物。你看这本书啊,徐洪兴的这本书,很容易买到,《中国古代签占》这本书。其他的书属于石竹山内部的书,不太容易看到。

(切换图面)这个是,我最后总结一下。就是我讲的这个前言、参考读物、签占的产生、签占和结语。石竹山签占又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签谱”“签占过程”“解签机理”“实例分析”。(切换图面)然后这个签谱,就是做了一个签谱的结构图,包括八个部分。(切换图面)过程,就是这五个过程,刚才也说过了。(切换图面)解签机理,最重要的,一个是“本文”,还有“面相”、“言行举止”和“生辰八字”。(切换图面)实例分析,刚才讲了三个例子。(切换图面)观点,就是这样,最后的观点就是说,签占是一种独特的、大全的认识论,其中蕴含着深刻的认识智慧。但是其解释系统,有待于我们继续努力。

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永宏):好,咱们现在是提问环节。

侯佳君同学:刚才学长说签占是一种科学。那既然说它是一种科学的话,会不会可以把它普遍地运用于社会中,比方说夫妻想不通了,可不可去找签师?就是这个样子。然后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刚刚讲到了解签的机制,如果说他要求财、或者说做生意的话,那么(如果)他抽到的签是关于婚姻的或者是感情之类的(签),它又如何解释?就这两个问题,谢谢!

克浩:这个问题,就是我刚才也说了,签占是一种科学,但是机理仍然搞不清楚。比如说我们做科学实验,比如说药,药在吃之前,要做很多测试,不可能说还没有测清楚,就用(于临床),给人吃了。关于这个签啊,我是这么理解的,因为世界太复杂了,牵涉到的事情太多了,多、杂、乱,你搞不清楚,以目前人类的认识水平,尚且搞不清楚。因为它牵扯到的因素,影响的因素,太多了,太多了!因为它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所以说很难普遍推广。所以说你看我们国家,搞试点,首先从天津开始,没有一下子铺开,要搞试点。等到我们把机理搞清楚了,就可以推了。要有个过程。第二个问题,你认为如果求的是财,抽的是婚姻,这涉及到一个取象比类的问题。什么叫取象比类?你比如说这个水啊,这个水,它是个水,但是你也可以说它是阴哪!这个就是取象比类。(再比如)乾卦,乾卦说的是向上的、进取的、光明的,都叫阳,都叫乾卦。所以没有说这个签只属于一个情况,没有这个(规定)。我们中国智慧的伟大就在这里。你比如说蒙卦,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求的,比如你小孩子的时候不识字,可以说是启蒙;你读大学了,仍然需要启蒙;读研究生了,你仍然需要启蒙呀;你以后生孩子,都需要启蒙。它就是一种取象比类的方法。等到你适应了这种方法,就不会受局限了。

石升伟同学:刚才师兄举的例子,我可不可以提点建议。就是我觉得这个例子并不一定是支撑这个最终的结论的。比如说刚才那个“循环”,那个我觉得就有点牵强。当然它有一定的道理,甚至有些抽签的解释,我觉得它讲的也是非常有道理的,比如说它的机制的形成,需要给以时间。(关于签占,我)非常的期待,它明天一定会成为一门科学,被大家所认可。谢谢!

克浩:其实我这里说(签占)是一种科学,它是一种辩证的(科学)。有人说你解签,你不看我的签诗,倒看起我的相貌来了?为什么呢?我是来找你解签的,你看我的相貌干什么?签师说,不用看你的签诗,我只要看你的相貌。好,有的时候,他相貌也不看,他就看你一句话,比如说你走过去,说,哎,请你帮我看一下相。哎,就这么一句话,就解完了。Ok,请你走吧。这就是解签的智慧。(签诗)真的不需要看的。他只需要看你走过来的神情,或者说话,言语表达,马上解签。这就是它复杂的所在。比如说那个“循环”,如果遇到的是另外一种情况,他就可能不这样解了。这恰恰说明了它的复杂性。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研究。好,谢谢!

孙振新同学:你说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会去抽签?你说因为我们感觉对生活有些不确定。但是你想一想外国人怎么办?天主教或者伊斯兰教的教徒怎么可能去抽签?我感觉你应该是从中国文化这个角度去理解,去屈从那个不确定性。谢谢!

克浩:这个很好解释。你说基督徒可以寻求上帝的帮忙。我们有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想办法解决。但是解决的方法不一定相同。比如说这里有只鞋,你可以用手解开,或者用刀把它解开,或者叫我帮忙解开,解决的方法并不一定相同,但是追求的本质(是相同的)。他为什么寻求上帝呀?你想想。我们如果说必须这样,必须那样,没有变化,(那不行)是不是?我们要反观内心,反观自身,觉得(比如说)我将来读研究生,我要做什么事,你仍然有不确定性。你家孩子将来怎么样?(不确定)你内心深处有这种东西。他需要想一种办法去解决,他需要寻求一种确定感。

某男生:我是不太赞同你说的那个签占是科学的提法。我想问的是,你认为中医是科学吗?它的发展如何?第二个问题,你认为签占和中医的方法是一样的吗?

克浩:以前说中医是迷信,或者糟粕,现在不是发展很好嘛!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中医和签占的本质、方法是差不多的。我们去体检的时候,要抽血,要胸透;但是你去中医那里,把脉,望闻问切,一看,气色很好,不要给你抽血什么的。但是哪,它的效果在很多时候实现了跟抽血、胸透一样的(效果)。中医的方法,就是整体把握,天、气候、生活环境、心情,各个方面,它都会综合考虑。好,谢谢!

某男生:你刚才分析的例子,都是从一些表象的东西获得一种启示,如果说签占是一种科学,或者说它是合理的,未免实在是有些夸大了。好,谢谢你。 

克浩:好,谢谢。你提的这个问题,可以这样想,是没错的。我们站的立场,我们的阅历,我们读的材料,经历的环境,都是不同的。所以说,可能或者说必然会出现不同的理解,这个倒是没问题。但是我觉得你可以继续它的研究,你会慢慢地理解我的用心。好,谢谢!

主持人(永宏):哈,克浩,你遇到麻烦啦,你一开头就说签占是科学!我的意思是,咱们的这个争鸣啊,很好很好。因为时间关系,最后两个问题,啊! 

方兆斌同学:我问一个。就是师兄你刚才说到,签占是一种科学,然后你又说到,签占是一种尚未被认识的科学。我觉得你这句话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矛盾的说法。科学,就我们大部分(人)的理解,应该是一种确定性的东西,对不对?然而未被认识就是一种不确定性。到底是确定性还是不确定性啊?我也是被你弄糊涂了。然后,我觉得你这种说法吧,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嫌疑,这也体现了一种所谓的学术的狭隘性和无批判性,你完全迷信进去了,你知道吗?你学道教我不反对,但是你这个迷信道教,就违背了学术性嘛,对不对?(众笑)然后你举了那三个例子啊,让我想到了一个人,想到了萧传博(音),说什么萧氏手术治疗法,治愈了好多患者,其实他是昧着良心说话。抽签的人,到底有没有那种效果呀?所以一定要去思量一下,到底有没有用?如果盲目地去相信它,这个也不好。

王建志同学:我说两句啊,咱们这个硕博沙龙,一定要尊重主持人的观点。即使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在这个言语里面,不要有一些讽刺性的语言!(众笑)

兆斌:我没有讽刺啊,我是说他没有批判性。(众笑)

建志:要首先尊重别人的看法。

克浩:这个,是这样子的。就是说,当然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啊!我这里要反驳。就是说当你听到我说它是科学的时候,你应该马上有一个反应,就是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为什么说它是科学。我当然不是信口开河。我这里边花了一些时间,花了一些时间去访问,去思考,研究了这么个结果。你却恰恰没有思考。因为你要有思考,你就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二一个,你思考,就算你思考,思考也没有用。因为我们站的立场不同,得出的观点相应的不同。我们的生平或者阅历不同,所以结论也不同。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你这个观点对我有所帮助,或者我这个观点对你有所帮助,这个都没关系。你应该想,为什么我这么讲?到底有没有合理性?或者说一点合理性也没有?(这个签诗)流传这么久,就像我讲的,从《易经》开始传……

兆斌:我觉得我没有说你的说法那个,我觉得你刚才说那个中签、下签、上签,我觉得有合理性。你看那个图,就是一种正态分布。有一定的合理性。我是说你这个逻辑,你这个过程,是否应该值得批判一下?不是你说它科学,它就科学。它到底在那些方面体现了科学?我是这个意思。

克浩:对,是这样的。就像刚才讲那个中医和签占,可以(有异议),没关系。好,谢谢。

祝涛同学:我觉得它(签占)也有合理性。但是其中也有一些瑕疵。比如说刚才的签诗,第三句话,它有两种断句方法,这个很有意思,但导致了一种诡辩。而且,由此我想到一个故事,就是三个秀才去考试,在路上遇见一个签师,就让他占卜。但是签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举起一个手指头。那这是什么意思哪?第一种意思是只有一个人考上,第二种意思是没有一个能考上,第三种意思是只有一个人没考上,这就是非常诡辩的东西,那我认为这就是签占文化的一个瑕疵。虽然它有它的合理性,但也为诡辩提供了便利的基础。第二个问题,签占之前要先诚信敬意,那我想问一下,是不是(就)承认了意识能直接作用于物质?有了这种意念,就什么都可以了,比如说隔空取物,我想让手中的书自动飞出去,(它)是做不到的。好,谢谢!

克浩:好,先从第二个问题回答。你刚才说你想让书飞出去,但是如果做不到的话,你能不能保证它不存在?你理解不了广义相对论,你是否认为它是错误的?所以你认为对的东西,并不一定正确。你实现不了,也并不一定说明错误。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刚才也说了,这个要辩证地看,比如说《周易》,正因为它难,所以我们全中国有段时间,都要批评它,都说是迷信,都这么说,集体无意识了,这个叫众口铄金呀?我看过一个资料,说曾国藩在太平天国的时候,杀了好多人,我们今天叫杀革命者,他被人骂死了。(曾国藩)说了一句话,众口铄金。比如说一个人,都说他坏,他就真坏了。都说他好,他自己也开始做好事,要慢慢地发生转变。(我总结一下思路)第一,你理解不了的,并不一定是不正确的。你站在你的立场,你说是科学,你知道什么是科学?你懂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生物吗?不知道,还怎么谈科学?第二个,我们说它是辩证的,要辩证地看问题。辩证需要反省本心,你需要(反思)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心被蒙住了?

这个是简单的一点心得。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永宏):克浩啊,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那个观点呀,我也不认可。哈哈。(众笑)我的意思是,咱们(在)这里讨论签占是不是科学,或者迷信,这个东西,我们在这里交锋,这么一个问题,咱们去思考,需要咱们去阅读,去琢磨。这个事,就是咱们(举办沙龙)的意义了。那我觉得咱们这个沙龙,这么个形式,挺好,气氛很激烈。太好了。这么一个形式,真是太好了。关于传统文化呀,需要咱们去思考,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这就是咱们这么一个沙龙的形式、意义之一。因为这个时间关系啊,咱们同学们要是下面还有什么想法的话,在咱们“鼓浪听涛”上面有一个专区,是关于咱们这个活动的一个讨论区,到时候咱们可以去发贴,咱们在那儿去争鸣,把咱们这个沙龙给延续(下去)了。还有就是咱们这个有摄像,到时候会往优酷上面传,咱们在那儿也可以发贴。这么个挺好。好,时间关系,咱们休息五分钟,然后继续开始下面的活动。

(休息阶段)

 

主持人(周克浩同学):好,我们开始。现在我们有请张永宏同学给大家做报告。

(鼓掌)

张永宏同学:好,开始。我的题目叫做“易禅道视野下的信天游叙事”,副标题是“以民歌大师张天恩为例”。刚才苗苗同学问我什么是“信天游叙事”?这个“信天游叙事”啊,我是用了一种文学的说法,到底什么意思呢?我,我也说不清楚。哈。这个易禅道的视野呢,就是关于世界、人生的思考。以认识世界、认识人生的这么一个视野,来回归到信天游。他们是怎么个来演唱信天游,在生活中是怎么个融合的。(我的题目)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再说细了我也不知道了。哈。好,ok!

下面看我的图片。(切换图面)这个张天恩呢,是(一九)一零年出生,(一九)六九年过世。他呢是我们陕西人,是我们村儿人,叫张家墕。那个呢是我们村儿。呃,是我们村儿,对。(众笑)呃,这个,他们家比较穷,过去。所以他们那一支儿,就等于说是搬出去了。但是到了那个地儿呢,等于说也活不下去了。又搬回来了。这样搬(来搬去),等于说这个移民文化就出来了,是不是?因为这个搬啊,也没有住的地儿,又要糊口,他就选了当时(比较流行的)这么一个活儿,就是赶牲灵。(赶牲灵)这个路线,这个我还专门查了一下资料。就是去我们三边那儿,去三边那驮那个木炭,驮那个盐,然后去山西那边儿,去换那个瓷器,还有一些什么碗啊,布啊,针啊,糖啊,盐啊这一类的。是,是这么一个百货郎,这么一个人。赶着毛驴儿,还有驴车,然后走。那么沿线的各个村子,他等于说都认识。(是)这么个意思。那这样(一来),这么一个生活场景,这么一个生活经历,给他有一些触发。而且我们有这么一个文化,(就是)信天游文化。这样(一来),他就,就有一些生命的体验,有这么一些素材,然后他呢,就以(这个)歌曲啊,就传唱(起来),等于说是,(传唱到)大江南北了。那么这么一个传唱呢,和这个红军到了我们那儿也有关系。后来红军,后来红军打到了我们厦门,所以秧歌就到了厦门了。这么个意思,就是后来传嘛!他大概就是赶牲灵啊,驮盐啊,走三边啊。那么,他唱了好多歌儿。这个歌儿(其中)之一就是《赶牲灵》。这个歌儿呢,好像是在(二零)零三年的时候,当时有一个什么意大利国际民族歌曲(比赛),然后他去了——哦,不,这个歌儿去了。然后就获了一个金奖还是一等奖什么的,我也忘了。当时好多人特别激动啊,尤其是我们陕北人(特别激动),好多人说,这个歌儿,太厉害了。是什么世界民族(民歌)第一首,还是什么中国第一首,我觉得这个说的有点大。对,(看屏幕)这儿说的是中国民歌之首,对,这个说的也是大言不惭啊!好,首先让大家体验一下,就是我这儿下了这个,第一是歌词,第二是里边有个人,这个人是叫王向荣,是我们那边儿很不错的这么一个歌手,大概有六十来岁了吧,哎哟,唱得真好。大家(先)来听一下,大家来体验一下。Ok!不知道声儿高不高?(声儿起,王向荣演唱《赶牲灵》,歌词曰:“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哟戴上了那个铃子哟,哦哇哇的那个声。白脖子的那个哈巴哟,朝南的那个咬,哎哟赶牲灵的人儿呀,过呀来了。妳若是我的哥哥哟,你招一招手,哎哟妳不是我俺的哥哥呀,妳走妳的那个路”)

好,到这儿吧。哎哟,唱得真是好。(王向荣)是一个老年的歌手,唱得真好。之前是一位叫做郭向荣,哦不,郭玉堂(按:贺玉堂之误),也是(很不错)。刚才我听得时候,我就想,咱们赶牲灵啊,为了生活,奔波,为了理想之类的。咱们,你看,比如说我吧,走南闯北,去求学呀,工作什么的,就是说这么一个心境,这么一个(生存状况)。就是说社会在发展啊,社会在进步,我们这个变迁啊,这个移动啊,这个位移啊,空间位移之类的。我觉得有时候这么一些歌曲,可能有这么一个现代意义。给咱们这么一个寄托,或者说这么一个平台呢,让咱们去思考,让咱们去发挥,这么个意思。这个歌词大概就是说天还没有亮呢,然后呢,我就要起床了。因为我要去那个地儿呢,买东西去,或者买东西去,或者某个地儿,说好了说是(我)什么时候给你送货,给你送个糖啊,送个碗之类的,等于说有这么一个商业的行为。所以很晚就起来了,哦不,很,很早就,天还没有亮呢,就起来。然后套上那个,那个,戴上那个铃儿,打那个马灯,然后就开始走了。哎,这时候呢,干嘛呀?开始咱们说狗叫了。这里面呢,这边呢是这个人开始行动了,而那边是另外一个场景,那边是谁呀,是他的一个妹子。好,哎,狗叫了,哎,咬了,那个人来了,是谁来了呢?可能是我的哥哥,也可能是别的人。然后,这边(也说了),如果是我的哥哥的话,那么就来吧,喝口水之类的,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妳走。那么这里边呀,就是说有这么一段情谊在。就说是,这个在我们那一代是比较流行了,就是说我们各个地儿走,我们需要认识好多人,交朋友嘛,对不对?那么比如说揽工的话,他们比如说哥儿几个,然后喝酒之类的,这时候唱的是酒曲。那么也有男女之间的交往,尤其是赶牲灵做生意,多是和妇女打交道,有一些男女的交往。这个,我就很有感触了。咱们中国人呀,想象力丰富,喜欢联想,喜欢误会。最后(觉得)是不是里边有什么龌龊的勾搭。我想不至于,我想不至于。就刚才我说了,就是,就是咱们合得来,对不对?我觉得是一种恩情。对呀,哎,你给我捎个糖吧,捎个盐吧,捎个碗吧,对不对,或者说捎个小布头啊,线啊,针啊,之类的。(说)我们家孩子上学了,买个糖果啊,买个书本啊,什么的,是这么个意思。那么说“我”,作为赶牲灵,作为赶脚者,我这边,对不对,咱们说出门在外呀,需要一个当地人,需要一个,尤其是我是外地人,对不对,那么我需要,比如说喝碗水,对不对?吃个饱饭,或者说我睡一个香觉,对不对?等于说有这么一个互动。这个,第一个是男人之间,这个是男人世界,等于说喝酒,聊天,有时候也是干事业,是不是?有时候男女之间呢,也有一些关系。我觉得,有时候可以说个词儿叫做特别的暧昧。但是,当然也有时候,有一些风流韵事,也有,也有,我觉得还是少数。我想说的是,有时候咱们太低估了咱们中国,咱们女同胞们这么一个交际的技能,和这么一个生存的,这么一个(技巧),起码是有的,不会就吃亏什么的。(众笑)这个意思。那么刚才呢我们放了这个歌,这个我就不唱了,我待会儿唱(别的)。

好,大概是这么个情况。(切换图面)那么下边是,这个第二节啊,他这个秧歌能手,这个扭秧歌啊,我也会两下。这个故事在我们那边特别流行,(而且)这个故事和我讲那个易禅道的视野有关。就是有一年啊,大概是正月的时候,他妈妈病故了,当时他正在扭着呢,哎呀,(比划了一下秧歌的姿势)有人来说,你妈没了,(在我们那儿说)殁了,你妈殁了。(他说)别价别价,我先扭完,我先唱完,跳完。就是,这么一个(人)。对呀,你这个不孝顺呀,大不孝!干嘛呀,对不对?如果(是这样),也不能这么说。就是说当时啊,生命淋漓啊,活在当下。我孝,我当然(孝)。但是现在,这么一个场合,这么一个空间,这么多人,或者说我现在是这么一个生命的状态。所以呢,待会儿,待会儿再说。这么一个事儿。还有,他演那个蛮婆呀,蛮汉之类的,这个我还真演不了。呃,那么,这里写的是(一九)六九年,我想说的是,这个(张天恩啊),也算是我的同宗,同族啦,他这个过世啊,也有好多说法。咱们说易禅道,它这个世界啊,这么一个哲学思考,这么一个人生的思考,而(其中)生死问题是大问题。那我们说他的那个过世啊,他那个走了,也有好多说法。这个,大家可以去查一下,总之是,很突然,很使人诧异,而且是这么一个艺术家,这么一个大能人,在我们那里叫做“急才”,这么个意思,就没了,没了。呃,我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详细。对,他这个,后来,因为他之前在边区啊,和这个红军啊,八路军有一些接触,后来去延安那儿,后来去了北京,最后是去了天津那儿,教学,教大学,叫天津音乐学院,结果呆了没有半年,他说我受不了,他(说)这儿,实际上他是个文盲,识字也不多,他受不了,我教学我教不了,可以让我唱我可以,教不了,最后又跑回来了。这就么一个人。所以我当时就想,就是说这么一个课题,我一直在思考,就说是(我们人)有这么一个情结,如果发挥一下(的话),(如果)允许我发挥一下(的话),就是说我们的这么一个心啊,我们在那儿飘着呢,我们没有坐标去落实我们的这么一个心性,当然(希望)还有,需要我们去发挥,去发展,去表现,(方式之一)可能是信天游吧,或者是别的方式,这个意思啊!这个大概是他的这么一个履历。然后我们再讲这个易禅道。

(切换图面)易禅道呢,我这个ppt做的,就这么四个题目,下面没有(内容)了,主要是我来讲,我来发挥啊。实际上我的名字叫“易禅道”,实际上是“儒释道”。就是我的一个理解,就是儒家的话,这个世界变化,对不对?就是说变化不已的,对不对?但是我这个态度哪,这个变化,今儿就没了,明儿就生了,今儿我的财就没了,明儿就来了,之类的。就是说,变化里边儿,我的这个儒的态度是生化之易,是去去去,向前走。我这(还专门儿)写了几个词儿,(找讲稿,看,念)好,比如说这个太阳,朝升夕落,这个月亮,叫做月缺月圆。大化流行啊,就是说有这么一些变化。这个还好啦,自然界(的变化),和我无关了,对不对?但是(有一些)比如说生死,或者刚才说的,事业,或者说一段情谊,就没了,或者说来了,或者说里边有一些波折。这么多变化,那么我作为儒家,我是怎么个去对待它呢?我是要生化不已,我是要奋发图强,就是刚才克浩也讲了,(指向主持人)就是乾卦,对不对,这个“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我要,就说是健健有为啊,自强不息啊,就是说这个生活啊有些风云,有些坎坷,有些苦难,有些不平,我们去往前推,往前走,是这么个东西。变化,变化你来了,你刮风你下雨,生活中的坎坎坷坷,这个一辈子(中的)好多事儿,我都可以承受。我敞开我的胸脯,大风你刮吧,大雨你下吧,冰雹你砸吧,是这么一个态度。这个态度呢,我觉得在我们中国的文化里边儿,在我们陕北的文化里边儿,我觉得都有,都有。我觉得这个就是儒的这么一个影响,叫做生化之易。比如那个孝,在我们那边有好多个孝的说法呢。包括我们的,这个,这个张老啊,他这个孝敬,但是我的意思是说,不是,是以一种别的方式来表达我这个孝道,对不对?再比如说忠诚,好像我那时候和这个国彬聊天儿,(指向听众席的国彬)这个山东人啊,当兵厉害,这个忠,我觉得我们那边的西北兵啊,也是特别的忠诚的。为了国家,或者说为了(某个)集团,我要奋斗,我要忠诚,让我(堵)枪眼,我就上了。奋发图强的这么一个东西。这里边我觉得有这么一个儒的色彩、儒的这么一个影子在。但是它那个方式呢,由于这个地域文化不同,可能是有一些不同,这么个意思。而这个奋发,这么一个精神气儿,这个一个骨子,这么一个心气骨子,在这个信天游里边,有表现,有表现。我待会儿,咱们再来分析。这是儒的这么一个背景,变化,这么一个背景。

第二是自然之道。在我们那儿,也有道教呢。那个佳县白云山,白云观,也有,也有。而我们那儿到这个山西的永乐宫也不远。这个(道教的)传播,也有。这个道啊,(因为)我也学的是道家道教了,呃,中国文化呀,至少是先秦之前啊,主要是儒释,哎,不,这个儒道,这个两家,它实际上是两面,这个阴阳太极(的)两面。这个儒家说是,这个变化啊,你变,我要跟着你走,你这轮转,我要跟着你走,我要推轮,我要拉轮,而且我就是轮,就这么个走。而这个道教呢,(说)你干嘛那么累啊?对不对?太阳升了,(那)就升了嘛,看看日出,落了就落了嘛,对不对?今儿睡了觉,吃饱了,“鼓腹而歌”,(拍自己的肚子)唱个歌儿,对不对?挺好,是不是?你干嘛,干嘛这个,说是这儿的人受苦,那儿(的人)受苦,那儿打仗,我不甘,我要去救你们,干嘛呢?对不对?所以说你(应该)要自然一点。自然一点。那,我觉得这个东西呢,我觉得也对。咱们是学哲学的,对不对,对世界呀,对宇宙呀,对人生呀,(有)这么一个思考,世界是多,这个杂多,然后变,变化,《周易》就是变,对不对?我怎么去对待它?那(有时候)受不了啊,我今儿还,还这么个状态,我明儿就变了。这个(东西),比如在那个《庄子》里边,一个妃子吧,就是说我要去那个什么地儿,我不想去,我不结婚之类的,怎么着,哭哭哭哭,结果去了以后,那儿享乐是不是,结果又不哭了,然后她恍然大悟,很自然,只不过是我的这么一个,时空的这么一个位移罢了。不需要就是有什么心事。最后就需要我了无挂碍,无待,就是这么个东西。那么我觉得这么一个东西就是我们道家的色彩,叫做“自然之道”,自自然然,自然而然,最后也可以自由。这里边我需要解释一下,需要引这个,需要发(挥)这个,这个道并不是(无所事事),那我就不做了。我的意思是,或者说我的理解是,我也要去做,自然啊,我要学习,我要吃饭,我要睡觉之类的,我也要去做。这个做啊,就是我,我不上心。那,那你不上心,你缺心眼儿啊?我觉得也不至于这样儿。就是好多事儿,我也去做,那么结果如何呢(倒不怎么在乎了),就是咱们这个尽人事嘛!对不对?但是最后怎么个结果,咱们可以坦然地接受,去泰然地承受。我觉得是这么一个状态。这个自然,最怕就是,那好,那我无为了,之类的。这个《庄子》也说了,无为就像那个马,对不对,这个东西无为了,(但是)它也要跑,也要跑,这个意思。那么(这样一来呢)儒道两家,这么一个太极的阴阳二极,我要走。结果,哎,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大幸,呃,就是佛家来了。西汉,大概是公元前后左右,佛家来了,佛教来了。这个佛教啊,我一直在思考,就是说(她来了之后)咱们中国历史的过程,思考的过程,价值之类的,有这么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么,佛教讲什么呢?咱们也(选了)那个课,叫做“佛教哲学”,我这个也浅薄了,但是我看了一些书,也有一些思考,我觉得佛教这个基本的教义叫做缘起,(说)这个世界啊,是由无明开始、发动的这么一个缘起,然后走,因果,对不对?那么,这个缘起呢是空的,咱们最后要看破空之类的。哎,这个里面,我觉得,这个哲学课题,哲学的这个主题是没有变的,世界在变化,儒道中(一个)说我要追着这个变化走,一个说我要顺其自然,而佛教说那个是空的,那是缘起。缘起就是因果嘛,因果没了,世界就没了,对不对?这个意思。那么这个佛家佛教,他们关于世界,这个缘起,这么一个解释,和儒道(比较),我觉得就是一个课题,不同的解释。而这个解释呢,我觉得恰恰使咱们中国原来的这么一个文化,就等于说有这么一个发挥,有这么一个提升。提升什么呀?第一,不管你以前(怎么说),冯友兰说的,就是说中国人之前啊,冯友兰先生(说),没有这么一个大宇宙之心,现在来了,现在我来了;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佛家)他们这个认识论、方法论啊,刚才咱们也讲了,(指向主持人)对不对?他们,中国人之前啊,就是生存啊之类的,我觉得就是比较混沌一点,我要奋斗,我要自然,但是你得说清楚,(不然)别人不懂,对不对?需要去挖深,需要去理智提升,而这个东西呢,是佛的这么一个贡献。我觉得贡献很大了。这个就是我自个儿的这么一个体会。好,那么这个(佛教)来了以后,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发展),最后三教圆融了,合一了。(当然这个)合一,合一在那个佛教圈内呢,是最后产生一个禅宗,(还有)净土,是不是?就是中国化了的佛教。哎,中国佛教产生了。这个是教门之内的事儿了,对不对?最后儒家也变化呀,道家咱们说后来(产生了)重玄学呀,最后什么什么内丹学啊,都来了。这个儒也一样,最后这个心学呀理学呀,都来了。最后经过唐宋之间这么一个大的,咱们说思想界呀,文化界呀,生活界,社会界,各个界,整个社会动员起来,去生活,社会在活动,在生活,给这些哲学家,这些僧人们,给他们提供这么一些主题,你们去思考,最后咱们这个文化,咱们整个这么一个大的族群,去很好地生活,去很好地享受之类的,对不对?不要痛苦之类的。最后,我这个理解,到了明清以来,最后三教圆融了,合一了。所以咱们说明清以后,佛教也衰落了,道教也衰落了,儒家也出了好多事儿,对不对?但是民间宗教突起了,崛起了。那么上次咱们刘(泽亮)老师也说了,(说)这个佛的这个衰落,咱们可以这么看,因为民间宗教起来了,实际上这个影响反而更深化了,更向这个民间(发展)。之前是知识分子在那儿思考这个人生啊,政治理念啊,之类的,自由啊,对不对,现实、变化之类的,思考,后来这么一个理念通过国家运作,社会、经济运作,族群间的这么一个交流运作,(结果就)到了民间了,民间把这个思想给发挥了、提升了,最后呢,(形成)三教圆融。那么这个东西呢,哎呀,俺这一阵子在校对一些东西,是关于土神的,他,这个好多学者啊,这个,咱们这里是议论,(这个是)学术问题,(他们)说是这个民间宗教啊,是功利性,呃,这个抽签,(指向主持人)对不对?哦,我去拜仙,这个您啊,您老人家保佑我生个孩子,生个男孩儿,呃?两个,呃?(众笑)这个,挣钱,这个,不要生病,(您看我)这个腿疼啊,保佑(我),功利性很强。这个呢,我觉得这是一个事实,是个现象,但我觉得这个东西还不够,这是第一。第二就是说咱们中国的民间宗教啊,这个,没有神圣性,咱们说人神娱乐,一块儿,咱们说唱大戏,我们那儿也唱戏,对不对?那个龙王抬着满山跑,一拨人跟着跑,然后最后喝酒,和神一块儿(瞎闹),哦,(对不住啦)不敬啊不敬!就是说人神娱乐,人神欢娱。你这个,咱们说宗教啊,信仰是很神圣的,神圣性啊。神离你那么远,你要膜拜(祂),信仰祂,你怎么回事?太俗了,太庸俗了。所以说这个,我的意思是咱们的不少学者是这么个分析的。我认为这么个(分析)也对,但是我想补充一下,就是他这个分析的背景是,前边的,这个儒释道的各自的发展,最后再结合起来,这个里边,我觉得等于说也有那个神圣性存在,或者说超越性的东西存在。那就是我生死也看破了,比如说,就是我们那儿有好多个谚语,这个谚语啊,我现在正在搜集啊。就是说这么一些话语,咱们去分析一下,关于这个生死观,关于这个人事啊,世界啊,有好多个说法。我的意思就是说,这个生死啊,人生啊,财啊,或者有事儿,气来了,这个东西很正常。“不就那么回事儿吗?”“死了谁枯了谁!”这样的话在我们那儿很正常,意思就是看得很淡,但是不是就是说,空了,那我,我(放弃),也不是。生活,生活还在继续,我还需要去生活,我的孩子还在那里哭着呢,我要吃我要喝的,对不对?或者我自个儿(要)盖个房子呀,对不对?或者说我的亲人我需要救助呀,或者说国家有难,我要,我要从军,之类的,我要杀敌,都有。我杀敌,我要履行我的责任,同时也没有放弃,是不是?也没有那么执着。好像说我为了什么东西,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也没有怎么执着,也没有松懈,也没有无所事事,这样的少。我说的是这么一个文化核心,这么一个价值的宗旨。但是咱们说,这么一个哲学的概括。那(万一有人说)我就不这样,怎么着?那(我也)没法子,没法子。我这里就是(这么个)概括。好,这个大概就是我这么一个理解,这个儒释道啊,这个易禅道下边的这么一个视野啊,这么一个,哦,差不多了。然后我们去说那个,说那个信天游叙事。

(切换图面)呃,好,就是这个。信天游叙事。叙事呢,我通过歌词的分析来(展开)。我还是先唱吧。好。(开唱。歌词曰:“大红果子剥皮皮,人家都说俺和妳,本来咱两个没关系,干妹子,好人担了个赖名誉。”众笑,鼓掌。又:“三月里桃花绿嘴嘴,剥了皮皮流水水,咱们二人一对对,干妹子,妳看着日子美不美?”众笑,鼓掌)(作揖)呃,不好意思,这几天做了好几个讲座,嗓子有点沙哑,不好意思。这个,咱们学过文学的都知道,这个(开头啊叫)起兴,也就是说这个果子,苹果啊,(起兴)相当于是一个序曲,好开头。(然后说)“人家都说俺和妳”。这个,所以我就说中国人好联想,人家就是说了个话儿,或者其他(什么),就喜欢误会人家。本来咱们没什么关系呀,让他们说去,对不对?我们是好人,对,我们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你给我来了一些赖名誉。这个,那个场合,其实是一个秧歌场合。庙会,是不是?说是二月二,或者六月十五,唱戏了,左邻右舍的,十里八村的,都来。来了之后,大联欢啊,人神娱乐,然后唱歌呀,跳舞呀,扭秧歌之类的。这个时候,有好多个小商贩,(就形成了)经济圈啊;好,那我们(到)那儿相亲,咱们来相亲,等于说也是个婚姻圈;然后再(比如说)来交际,我觉得就是这么一个场合,人神娱乐的场合。哎,我见了一个人。哎,(走秧歌步,指画)挺好挺好,就(认识了)。本来是,你是一个颗粒,在这个圈儿,我在那个圈儿,咱们(本来)不认识。因为这么一个场合,这么一个因缘际会,就到了一块儿了。这个就是缘分嘛,是不是?咱们一块,就等于说是配合一下,是不是?需要角色。秧歌就是这个样子。配合挺好,咱们尽兴了就行了。意思是本来没什么事儿,“本来无一事,何必惹尘埃”,是不是?结果好多人就说(闲话儿了),这个意思。但是,我的意思是说,让他们说去,咱们,这个事本来是,最后(咱们是)各回各家,各入各户,对不对?但是既然咱们来了,咱们热闹一下,红火一下,(咱们)跳一跳,又怎么了?就是这么一个心态,很正常嘛,对不对?去年我还见过你,今天(怎么)又来了?从我这么一个解读啊,咱们抽绎,(抽绎到)前面(讲的)易禅道的这么一个哲学的视野,这么个意思。那下面也一样,不,下面就不一样了。哦不,意思是一样,但是那个场合,那个关系的发展不一样。这时候好上了,好上了。那,那这个也很正常嘛,对不对?男女之间嘛!这个桃花,我还专门去查了一下,这个桃花啊,我想往前面说的(易禅道)那里引啊。桃花在古代啊,叫做“桃之夭夭”,《诗经》里面说的,是咱们那个,桃花很盛大,花开了,花,这个花,花是生殖器呀,对不对?那需要结果的。那就说这个生活呀,还需要,还,比如说是我要负责这个种族的繁衍,传宗接代,对不对?这个是这么一个意象。道家(那边),这个夸父逐日,手里边拿着那个桃木,他已经死了,往生了,哦,这个词(用得)不对。把那个(桃木棍儿)一扔,化为一片邓林,蔚为壮观。这个,包括咱们这个桃木,那个木剑,后来咱们这个,(指向主持人)咱们那个做科仪,科仪的时候那个舞剑,(比划,动作)那个舞啊,“噗”,噗水,对不对?这个桃啊,在道家那里,有这个辟邪的作用,也有。而这个佛家,我找了好久找不到,这个着急呀!但是我前面看了一个书,这个,这个卖弄学问啦,德国有个音乐家叫舒伯特,写了个歌儿叫做《椴树》,是(关于)思乡的。结果台湾地区把这个翻译成《般若树》,哦不,《菩提树》。我想说的就是,这里面有一个翻译的问题,咱们说“格义”啊。我想说咱们佛教里边儿,这个桃,桃色,(众笑),这个也有。为什么说佛教,他们这个菩提树啊,有这么一种情结在?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么一个文化圈。既然可以把那个《椴树》翻译成《菩提树》,那也可以翻译成桃树嘛!哈,我这个任意系联啦!我想说的是他们有这么一个背景在里边,这么一个情节在。

下面是第二(页)。(切换图面)(开唱。歌词曰:“一朵鲜花生得巧,过路的君子瞧一瞧,有心回头和妳交,咿儿哟,又怕伤了鲜花的苗。”)这个,没有唱好,激动了。(众笑)(开唱。歌词曰:“这位大姐妳笑嘻嘻,好像在那里见过妳,如果大姐妳不嫌弃,咿儿哟,俺看咱,干脆结成个一对对。”鼓掌)(作揖)这儿,这个说的是花,花,那个,我看过黑格尔的传记,说我去山谷里边儿啊,走啊,那个山谷啊,之前没有人去领会她,她在那儿,依然在自我展现。那个山谷啊,那个雪峰啊,那个花,那个树,对不对?哎,咱过路的君子来了,来了。那,那挺好。既然来了,这个,世界在变化,变化得很凑巧,我是,哦我不是君子,我们见面了,结果我赏一下美,对不对?结果我还要赶路,那我走,对不对?我还要驮炭呢,对不对?很自然的,那么一个事儿。好,下边,这个,因为时间关系哦,咱们——

(切换图面)第三个。嗯,第三个比较沉重。(开唱。歌词曰:“大门一进就进二门,三门上站一个日本人,日本人他不算人,咿儿哟,见了奴家他嘻嘻哼。”“大红果子剥皮皮,工农红军没婆姨,打得革命成了功,咿儿哟,一人一个女学生。”众笑,鼓掌)(鞠躬)这个歌儿呀,后来(因为)时代不同了,不怎么唱了。但是在我们村儿里边,老人啊,我特别做过调查了,他们还喜欢唱。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个信天游啊,有这个(历史背景),就是社会在变化,这个内容也在变化,然后我要与时偕行啊,与时俱进啊,对不对?我想说的是,有这么一段经历,刚好现在中日关系比较紧张,所以我就唱了它,对不对?当年啊,还好,就是这个日本人啊,打仗,没有到我们陕北来,他们(当时)把山西给占了。但是(我们那儿)属于这个交战区,所以这个(歌词有反映)。关于这个第二个(唱词),咱们说红军啊,那(可是)苦大仇深啊,斗地主啊,那个我们家那时候成分也不大好。这个,对呀,受不了啊,我们活不下去了,那我就要闹革命,对不对?这是(是)其一。还有其二,就是当时咱们这个政工也做得好,你们当兵吧,到时候咱们革命成功了,每人一个女学生啊,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我觉得就是,这里边也没有什么忌讳啊,就是我干事业,有时候,对,就是我为了社会,或者说我有我的社会价值,但是同时也有我个人的价值,对不对?那(你看)我光棍儿一条,什么什么的。(我要娶媳妇,)还是知识分子,对不对,到时候给我读个信啊,写个字儿啊,挺好,是不是?我觉得当时我们好多人啊,我们这号革命者,他们等于说也有这么一个东西在。很世俗,但是我觉得很纯,或者说是瓷实。这时候,咱们(讲个)故事。我们村,有一个老红军。哦,对了,我们那儿闹革命也很早了,这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是中国工农红军向国民党反动派,这个打响的第一枪,1927年10月12号,就在我们陕北的清涧,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二枪。我就是说我们这儿的革命(很早),我们那儿穷啊,闹革命,这个有这个传统啊。那么当时就有人当红军。我们村有一个老红军,后来误传,说他牺牲了,结果当地政府,边区,对不对,边区政府当时是林伯渠老先生啊,就给发了一个牌儿,叫做“烈士家属”。唉,搁了个牌子。后来他退伍了,腿瘸了。回来以后,哎,你还活着?这个无常啊,生死之间,“你还活着,我们以为你死了”,这个(心情)。然后,当时那个,他那个找(政府,说)我还活着呢,这个牌子撤了之类的。结果,这个,各种(原因啊),政府没管。这个人后来就是,他后来过世了,我还见过他。他当时,我们那儿穷嘛,财政也跟不上,老红军为革命为事业(做出了贡献,但是)待遇跟不上。后来什么时候,大概是(一九)九几年的时候,(财政上)发了一笔钱,专门为这些人发一个类似于抚恤的钱,这么一个东西,优恤嘛,对不对?当时,我那时候特别小,我也去了看了。哎哟,那个老红军啊,抱着那个牌儿啊,老泪纵横,痛苦流涕啊。我那时候小,还(不懂事儿),但是后来我反思啊,咱们这么一个人,已经老了,我已垂垂老矣,我这一辈子,我也轰轰烈烈过,干过革命,对不对?我也,我也生死过,对啊,被认为死啦,对不对?最后这么一个结果。当时那个心境啊,我觉得咱们没有体验过,但是咱们可以想象那样一个心境,那样一个(状况)。那还说什么呢,(我)这一辈子也过来了,人生的事儿我都经历过,这么一个东西。那个(沧桑),那个文化感,都来了。那个,我,我爷爷比那个张天恩啊、那个老红军啊,要小大概是十来岁儿吧。我爷爷红军的时候没赶上,后来参加了西北军,后来去了抗美援朝,最后回来以后,然后,就是,就是,也有好多事儿。最后我爷爷过世的时候,我就是在他旁边儿啊,当时我也不大,就是,那个长孙抱头啊。我看着他(的遗体),对,当时我高二,当时我也开始了这个哲学思考,这个生死的(感概啊),我是做过事儿的人,最后就没了,这个无常,这个变化啊,变化啊。这就是素材,给我这么一个思考,思考我自己的(存在),思考世界,思考(人生)。

这个老红军和我爷爷,他们都和张天恩认识,都很熟。而张天恩呢,在我们村生活,这些事儿他都知道。包括,包括那个好多的事儿,他(都知道)。我的意思是这么一个文化圈,这么一个文化基底,这么一个民俗基质,给他这么一个素材,然后(又)有这么一个文化的(形式),叫做信天游,他用这个来阐发一下,来展示一下。我觉得这里边首先是一个自我提高、自我净化,自我的这么一个心灵的慰藉,有时候自己也受不了,对不对?同时那咱们说(这里边)有好多个社会关怀,人文的关怀,好多个(场景),骂日本人,对不对?我的意思是,有这么一个历史的痕迹在,(是)这个意思。好,那么,这个是这一段。

(切换画面)下边儿这个。这个歌儿我是特别喜欢唱。这个我也专门查了一下。我们这个《诗经·秦风·蒹葭》里面,“蒹葭苍苍,白露未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个是叫做,钱钟书(先生)说过,(说)我们人啊有这么一个“企慕”的情境。这个东西啊,就是企慕啊,我期盼啊,我艳羡啊,这么一个的东西。可能是少女少男之类的(一段恋情)对不对?可能是我的理想,或者是我的一个抱负啊,或者是我的一个寄托之类的,或者是我的一个想法之类的,有这么一个情结(叫)“企慕”。但是,(周围)都是水,水呀围着,我绕着她,我走啊,我靠近她,怎么也进不了,这么一个心境。然后我在那里远观着她,我望着她。这个是《蒹葭》。还有一个《周南》,《周南》里边的《汉广》也有,说什么“江水永”啊,“江水永思”“游女劳思”之类的。这个样子好像是一个恋情,但我觉得这里边(反映了)我们这么一个心境。那么,那时候那儿的生态好啊,所以它有水,后来生态恶化,后来有山,(指向幻灯)。我想说的是,这个信天游应该是,或者说是,她可以和《诗经》的传统,联系起来,这个意思。好,我(开始)唱了。哈,我喝个水。这个歌儿我特别喜欢唱,唱着唱着我就激动。后边这句词儿(太高),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唱上去。(开唱。唱词曰:“羊啦肚子手巾哟三道道兰,哎呀,咱们见面容易哎呀拉话话儿难;一个在那山上哟哦一个在那沟,哎呀,咱们拉不上那话话儿哎呀招一招那个手;啊瞭见那个村村儿哟哦瞭不见那人,哎呀,泪格蛋蛋泡在哎哟沙蒿蒿林。”)好,谢谢!(鞠躬)(鼓掌)谢谢谢谢!(抱拳)

主持人(克浩):好,下面是我们的提问环节。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

吕苗苗同学:我的问题是,永宏你认为那个,信天游叙事是一种哲学叙事呢还是文学叙事?

永宏:哎哟,这个,我不想说得太玄了。在我这里,文史哲是不分的。所以我就是,(王国维)说过,“一切情语皆景语,一切景语皆情语”之类的。我觉得一切的思考啊,或者说我的这个思考啊,有一种是哲学叙事,这个(叙事)本身就是一种(文学叙事),就是,就是我思索啊,世界在变化,你自个儿也在变化,好多事儿你受不了,你高兴,你痛苦,你烦懑,都有啊。那你,你要去行动啊。这个行动啊,或者说我就是一个音符,是字,比如说这里有一个白板,这个世界变化,这个沙子,我拓一下,拓一下,这个就是叙事啊,生命叙事啊,哲学叙事和文学叙事啊。呃,这是我这里的这么一个理解。

苗苗:我这里说的哲学叙事,它是指一种理性的,(而)文学叙事呢,我理解是一种感性的、形象的、审美的东西在里面。你要说(信天游)里面有理性、是一种哲学叙事的话,那我不能认可。但你要说它是一种文学叙事的话,我觉得更合适。

永宏:你这个,很好。我在准备的时候,也一直(心里面)犯嘀咕,就是我一下子就这么一个大帽子,就是易禅道视野下的这个信天游叙事,确实,要联系,也有点难。不过我想说我就是这么一个试图,我想尝试。就是(信天游)这么一个文学形式、曲艺形式,我想进行一个哲学阐释,我是这么一个尝试。但,其实是,这么一个(尝试),可能会冒险。但我想把这么一个课题提出来,至少咱们去思考一下,至少我去思考一下。我觉得这个东西,在我这里有些想法,我提出来,心理就比较舒坦,对不对?但是如果我提出(这么一个观点),你可以接受,至少是一个批判性接受吧?这就是我这个演讲的意义啦!

建志:我的一个理解呀,这个信天游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的(形式)。你像如说文学是思考人生,我觉得和哲学的思考还是不一样的。我最想说的是,这个信天游,这么一个生命的、艺术的形式,表达了一个生命的(价值)。其实我觉得信天游是活生生的、很个人的形式,而且这种形式可以感染人,可以去思考生命,我觉得这个就是(她的)价值。

永宏:谢谢,谢谢!(抱拳)(鞠躬)信天游确实是很个人的东西。

建志: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你这么个形式,这么一个报告,很好。但是,你这个,假如说要想形成一篇学术论文,这三个线索,(想把它们联系起来)非常的困难。刚才也说了,你这个题目还不如换一个,说是陕北民歌给你带来的这么一个人生的思考。

永宏:好,谢谢!(鞠躬)

孙振新同学:学长你好,咱们这个沙龙叫做“硕博学术沙龙”,我要问的是,你所理解的学术沙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谢谢!

永宏:我个人的理解啊,应该是什么样子?我是重这个学术和生活的联系。这个我一直在思考,因为我之前工作过,后来觉得活得不行,我觉得我要求学,于是就(读了研)。但是我觉得这个研究生啊,到底干嘛呀?我的问题是,这么一个研究生的生活,到底是为了研究还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研究生生活。哈,就是我们看一些书,查一些资料,然后我们有一些感觉,有一些感受,和(我们的)生活结合起来,最好是融合起来。因为做学术,它等于说是关于生活的、世界的这么一个概括,我们要吃透它,(当然)吃透了还要接受它。之后在我的生活中,去去去,去实行它。所以有时候我看书啊,我是特别的敬畏的。比如说一下子这么多书,这么多的大哲人,他们的心灵,他们的理解,概括理解,我能不能亲近她,我能不能化到我的生活中。这个就是我个人的(理解),我们这个硕博学术沙龙,我们,这里也有啊,(指向幻灯)第一咱们有图书馆,这个要特备感谢周老师,图书馆给咱们,有这么多书。好,我们去阅读,我们去思考,我们生活和学习,各种事儿。咱们这个平台呀,这个沙龙啊,交流嘛,交流嘛。这个很好,大家可以去交流,去证明,说这个,我不认可,或者说我有看法,这个我觉得很好。咱们交锋、碰撞一下。这样的话,有时候我一个人有时候有什么想法,感到抑郁啊什么的,这个面儿打不开,所以交流很重要。还有一个是分享,有什么想法,咱们分享一下,说出来给大家听一听。我觉得(这个沙龙)是这么一个平台。所以咱们生活,联系咱们的学习。哦,我绕来绕去,还是这个话题。这个就是我所理解的学术沙龙,硕博学术沙龙。

原百玲同学:你讲这个儒释道,还有那个信天游,它们两个的衔接似乎有一些,我感觉它们的衔接没法体现,尤其是从你的阐发那里是如何体现的?如何,就是这个儒和道,我们作为中国(人)也许是有感觉的,但是你(说)的那个禅,它和信天游是如何衔接的?谢谢!

永宏:哦,你说的是,第一个是我的那个禅,说的不够多,是不是?

百玲:是(禅)和信天游的关系。就是你刚才讲三教圆融,(但是你)讲信天游的时候没有和这个,尤其是跟这个禅的联系。

苗苗:其实我的问题和这位同学一样,就是到底是怎么联系的?

永宏:哦,这个,好。我这么理解的,呃。就是咱们国家、咱们社会,给咱们提供这么一个学校,这么一个(硕博学术沙龙的)平台,让咱们去读书啊,之类的,我觉得最后,咱们佛教也说了,叫做真俗不二。等于说完了以后,我还要过我的凡人生活,我还要吃啊、喝啊、睡啊,对不对?还需要办事儿。那么,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很有幸,我们是研究生硕博,对不对?我们来思考,比如思考易禅道,思考这个儒释道,思考完了之后,是对我们生活的这么一个反观。我觉得我们社会,咱们,这个过去呀,社会没有分工,(人们)同时可以思考,同时可以生活,我今儿打鱼了,我明儿就可以思考了,这个鱼是怎么来的呀,我能不能不打呀,(打鱼)有什么意义之类的。他们(那个时代)一个人没有分开。那么社会发展了,有一拨人去思考,有一拨人去生活,比如我回(老家),和家人说我研究道教,(家里面人)说你干嘛呀?你赶紧去工作,你挣钱,对不对?买房子之类的。我的意思是咱们这个角色不同。这是我的这么背景啊!那我的这个衔接是,就是因为我有这么一个生活的经历,后来我有幸学习了,也可以有书(读)去思考了。那么我需要去挖掘这么一个民俗的事项里边儿,有什么启示,有什么启发,有什么借鉴。当然,这个需要前面说的儒释道的这个一个大道理,易啊道啊禅啊,从这么一个理解过来,这么一个真俗不二,三教圆融,对不对?理事(无碍),对不对?就很好啦!怕的就是我分裂了,我们社会不互动啊,我这个圈儿,做学术啊,哎哟,我著作等身啊,好,之类的。然后我这边,我是经历了好多(事儿),接触过许多社会,他们那个圈儿的人啊,那个生活啊,社会的底层,那个脊梁啊,他们怎么着怎么着,有的是洗衣服,有的是做饭的,运煤的,挖那个下水道的,对不对?那个电线工之类的,他们是一个圈儿。但是我的意思是,他们忙不过来,没法儿、没时间去思考啦!这就是悲哀啊,社会分裂了,对不对?好,那就需要,既然咱们有机会,咱们去思考,咱们互动起来,最后整个咱们这么一个群体,人类文明要进步啊,咱们要提升咱们的文化,咱们要幸福,不然整个人活得太苦了。我是,哎哟,我这个思路啊,我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好,谢谢!(鼓掌)

主持人(克浩):好,感谢永宏同学,感谢各位同学。现在我们进行沙龙的第四个环节,让我们有请欧阳锋老师做总结,并给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家欢迎。

(鼓掌)

欧阳老师:关于这个具体的内容啊,我就不多说了。呃,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硕博沙龙,这个一个显著的特点呢,除了换了地方之外呢,就是我们这个氛围呀,非常的这个活跃,氛围很好。这个,不管讲的同学,图文并茂,心情并茂,又唱又跳,(众笑)都是(一种)活泼的形式。我们这个听的同学,我觉得,也是(听得)非常认真的,提的问题也是非常的好。有的问题啊提得比较尖锐,呃,这个批评的精神,很好。无论是科学还是哲学,它有一个重要的内容是什么呢,就是它的批判精神。批判精神不针对人,针对他的观点,我们可以去挑剔他,挑剔是一种进步。比如克浩同学提得这个签占文化是不是科学,他觉得它是科学,但是我发现后面的同学不同意他的观点,这个可以提出批评嘛!我个人也不赞同。要把这个说成是科学,还是比较勉强的。但是也并没有觉得这个不好,或者说不是科学的东西一定是好的,它是合理的,非科学的东西也很(重要),比如说艺术、文学,非科学的东西,宗教,非科学的东西,有时还是反科学的。你不能说宗教不好。这个不管怎么样,通过这个展开来的话,还有很多意思。我的第一个感受就是,这个氛围。第二个感受呢,就是我们今后哪,这个沙龙,俺们既然是哲学系的同学,理性,还是(居于)主导的地位,更多的时候是以理服人,(当然)我这个也讲以情感人。我们以往的话,这个(沙龙)死气沉沉,那个同学们没有兴趣。那么我们在感性的基础上,以这个感情的投入,再加上理性的支持,比如刚才的同学提的意见很好,这种形式很好。我们要理性,也不能忽视这个感性。第三个就是,我们在座有一些同学是新(来)的,对我们这个沙龙可能不怎么了解,就是我们鼓励各门学科的同学,就你的专业有关的问题,或者一般的哲学问题,(大家)提出来,来参与我们这个学术沙龙,来担任这个主讲人。有这个准备的同学呢,找咱们的张永宏同学报名,根据报名的这个情况,排一排,把这一学期的安排排下来。如果人多的话,也可以挪在后面的几期。我常喜欢讲的一句话是,最大的表现造就一个人的成功。只要你自己有一点东西讲出去,就很好。(还有)就是要感谢我们老师和同学的参与,感谢大家的提问和讨论。现在我们有周老师的录像,可以把我们这么一个活动的图像保存下来,很有意义。我这个前两天有个问题要讨论,就到了徐(梦秋)老师家去。他就把他学生时代的一些同学,他们当时办了一份报纸,报纸好像叫《学海泛舟》什么的,都已经发黄了。一看的话,还有他写的这个(文章)。詹石窗这个,那个时候还是学生,现在是大教授了,他的发言,还有其他人的文章。一看,有两种感觉,一种是感觉很不错,当时就发表文章,产生了争论;另一方面可能感觉,哎呀,当时有很多地方,还是比较幼稚。但这是个档案,至少有这个档案保存下来,这个就很有意义。

好,我就讲这些吧。下面我代表我们系里,给主讲人周克浩同学和张永宏同学颁发一个荣誉证书,表示鼓励。(克浩、永宏上前台领奖,众鼓掌)

主持人(克浩):好,那我们今天的硕博学术沙龙就到这里。谢谢同学们,谢谢老师!

【整理者:张永宏】

张永宏:世界哲学日庆祝活动暨哲学系2010-2011学年硕博学术沙龙第四期(总二十四期)取得圆满成功

庆祝“世界哲学日”系列学术活动暨本年度第四期硕博学术沙龙(总第二十四期)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图书馆总馆323(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哲学系博士生、硕士生并其他单位友好人士参加了本次活动。指导老师欧阳锋教授、区域研究资料中心负责人周建昌副研究员等出席了本次活动!

此次活动分两个场次展开。

上半场由博士生兰浩同学主讲,其主题是“康有为碑学思想——试析《广艺舟双楫》”。他首先介绍了中国传统书法艺术中帖学和碑学的特色:帖学主柔媚,碑学主刚质;并且认为书法和特定的时代背景互为影响。接着分析了康有为的碑学思想,主要以《广艺舟双楫》为例展开论述,认为康推崇碑学而贬抑帖学,和当时的国势有关,亦与其个人的遭遇有关。最后分析了康有为本人的书法作品,进行了精致的臧否,认为时人应当抱着一种同情之理解的态度来对待康的作品及其思想。在场同学进行了相关的提问,气氛热烈,中场休息期间,都有讨论。

下半场由硕士生刘莹同学主讲。她以维特根斯坦哲学的前后期转变为导言,从game之概念分析入手,讨论了维氏后期哲学中重要的内容,即language games(语言游戏说)。认为维氏不主张语言仅具有指称功能,而出于反本质主义的哲学前提,关于“游戏”,维氏亦并未进行定义,而仅只是“描述”。但是在三类“游戏”之间形成了隔阂,故而又分析了维氏以家族相似性的命题来补充其语言游戏说的思路,及其哲学价值。接着论述了维氏“rules prior to games”的认识,但同时提出了自己的理解。然后分析了维氏的forms of life的主要意旨,认为语言要回归经验世界。同学们与之进行热烈的交流讨论,场面活跃,效果很好。

最后,欧阳老师就本次活动做了扼要的点评,认为进行哲学研究,需要开阔的视野,特别提到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认为很具有挑战性,敢于迎接挑战,探索新知,也是哲学研究所需要的。接着,欧阳老师代表哲学系对两位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家合影留念,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嘉宾:欧阳锋教授 周建昌副研究员

主持:周克浩 张永宏

摄像:周建昌

摄影:吕苗苗 

文录;张永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