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宏:学会活动(3)暨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22)文录

2010年10月31日

厦门大学哲学系硕博学术沙龙第二期(总第二十二期)

暨厦门大学图书馆人文社科实验学会活动第三期

主持人(周克浩同学):好,同学们好。我们这一期的硕博学术沙龙啊,现在开始。这个上半场呢由我来主持,下半场来永宏来主持。呃,我们这一期的博士生的主讲人是王建志。王建志他是,在硕士的时候学的就是西方哲学,他在我们(现在)也是周建漳老师的学生。他讲的这个题目是“尼采的‘上帝死了’”。呃,下面我们就有请他来做演讲,我们欢迎!

(鼓掌)

王建志同学:那个,大家晚上好。首先呢我站在这儿,确实有点紧张。那个,有几个原因吧。第一个原因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对着这么多人作报告,并且都是一些高材生,除了博士就是硕士,还有我们学院的欧阳老师,还有(图书馆的)周老师。我首先要感谢厦大人文学院,能给我们大家提供这么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感谢欧阳老师,每次都到,来听报告,还有这个周老师。周老师今天晚上,我刚才的时候碰到他了,急急忙忙的,我感到他对这个活动特别特别的负责,我感到特别特别的感动。那个我今天呢就这个,这个,我研究生的时候吧,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读了一些尼采的著作,当然我们利用这个平台呢,可能就是说,每个人都读一个哲学家,(他)的书,是吧?那我读的是尼采的。那我读得也不是很好。但是基本上有所了解,就是我今儿晚上通过这个报告呢,就是想把我所了解的尼采,能够介绍给大家。那么我们这个,我做的主题呢,就是“尼采的‘上帝死了’”。那,其实当时选这个题目,我是有所顾虑的。因为这个题目不是非常好做。但是我考虑到咱们有些同学有西哲的,也有中哲的,是吧?有各个专业的。可能是对尼采的思想比较少了解。如果真正有一些了解呢,有这个基础呢,那我们可以真正从文本入手。这个,但是我觉得咱们这个沙龙呢,我觉得首先要大家了解一些基本的东西。所以说我还是主要是围绕着尼采的这个生平,和他的一些轶事,包括他说过的一些话,还有别人对他的评价,来讲一下尼采。然后最后的话,就是说我们通过他的生平,和他所关注的问题,我们能够理解尼采提出“上帝死了”到底是什么涵义?那么这就是我的这个报告所要做的。

(切换图面)那我们首先看一下尼采的这个,名言。第一个理解起来可能就比较困难。(读尼采的一段话)“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其实这个问题确实挺深。上一堂课,我们这个,周克浩博士为我们做那个报告的时候也提到,就是说,很多东西可能是生活的根据,需要一种生活的确定性。尼采他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但是说我们这个生存,我们的生活,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这个生活的根据,包括意义和价值的根据,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但是尼采,他是一个比较具有怀疑精神的哲学家,他就问:这个生活条件真的是那么可靠吗?我们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所拥有这些根据都是这样可靠吗?包括上帝都是这样可靠吗?那么第二个,那个,第二句话是:“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也即是说在尼采看来,很多事情不是说,就是原因,或者说它不一定会导致一种结果。那么,我们知道尼采曾经说过一句话就是:“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是吧?其实他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就是:“谁笑得最好,谁笑到最后。”就这样。那么看下一个。(切换图面)第三句话是:“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其实他这句话表达了一种生活态度,就是你执着于这种世俗生活,不去追问有什么意义,那么你可以做梦,你可以永不清醒。要么你可以清醒,要么就是说追问这个人生的意义。下一句话是:“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还有下面一句话:“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其实我们发现就是,尼采的哲学,就是与传统的思想家,传统的哲学,是不一样的。他有点像什么,就是,那个,尼采所宣扬的就是,他想通过一句真理的话,要说完所有的(道理)。可能别的哲学家,好几本书都说不完的东西。你看他的这几句话,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就是说尼采他,应该是一个智者,或者说是一个思想家。(切换图面)这句话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在尼采的时代,他是十九(世纪),他是1844生,应该说是(生于)十九世纪,(而)我们二十世纪的事,他都能预料。他说“对财富的喜爱,以及对于知识的喜爱,是推动地球的两种力量。其中一种力量增加了,另一种力量势必减弱”。我们发现我们现在,就是说,看一看我们周围,这句话确实是,验证了这句话。说这个我们现代人对这个财富的追求,已经渐渐(代替了)对知识的热爱。知识已经是一种被包装的知识,或者说是一种一次性的消费的(知识),已经变成了一种商品。咹,就是这样。

(切换图面)那么我们引入正题。就是,我觉得,要了解一个人,或者说一个思想家,我就是说(要)围绕一个问题展开。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尼采,他拥有一个怎样的人生?或者说一个思想家,他的人生是怎么样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知道,尼采在很多情况下,或者说是一个诗人,或者说是一个文学家,诗人文学家,或者是诗人哲学家,我们大家如果读过尼采的著作,可能会(有感觉)。感觉他(的思路和行文)特别散乱,他不像读康德的书啊,或者读哪个哲学家的书啊,非常的成体系。那么他们关注的问题呢,往往说是被摆在面前,或者说(可以)提出来,然后去追问。但尼采他,他的文章里边是,找不到这样一个核心的。但是就是说,从宏观上来看,尼采,他所关注的,就真的没有一个核心的问题吗?那么如果有,他这个问题应该是什么?那么,(我这里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围绕这个“上帝死了”,它所表达的涵义,(我)说一下。

(切换画面)这是尼采的大致生平。他是1844年10月15日生于普鲁士的萨克森州勒肯镇。那(我)介绍一下尼采他这个出生啊。他是出生于1844年这个10月15日,他这个出生是非常(巧妙的)。呃,这个,普鲁士国王叫弗里德里希·威廉,他(国王)也是这一天生日。所以说这个尼采的父亲,在尼采出生的时候,感觉就是,特别的荣幸。并且呢,尼采的父亲与这个国王有很深的渊源。尼采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他这个,精通于音乐,对钢琴非常熟悉,非常熟练,特别是古典音乐。他就是,尼采的父亲啊,就是说,咹,做家教。给谁做家教呢?就给这个,弗里德里希·威廉他四个公主(做家教)。他(尼采之父)虽然没有地位,(但是)他这个和国王的关系是非常(友好的)。所以说这个,尼采的父亲呢,就把尼采的这个名字,跟这个国王的名字,起了一个名字,就是“弗里德里希·尼采”。我们看一下就是,尼采出生的时候,他父亲有多么兴奋。(切换画面)他说:“喜庆的十月,在不同年代的10月里,发生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而今天我所经历的乃是最重大、最美好的一件。我要给我的孩子洗礼。哦,非常幸福的时刻!以主的名义为我祝福吧——我以激动的心情表示——我深爱的孩子使我能够把他奉献给主,我的儿子,弗里德里希·尼采,你在世上就叫这名字,这是为了还念我的恩人国王,你是他的诞辰这天出生的。”就是说我们通过这个尼采他父亲的这段话,我们看到的就是说,他对孩子的这个降临,所带来的这种喜悦,或者激动的心情。同时啊,我们也能感觉出就是,就是说,尼采的父亲,对他寄予一种什么希望?!就是说,他说到以主的名义为他的儿子祝福,可是我们知道,在后来的这个尼采,背叛了上帝。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话题)。我们看下一句话。他说这个,尼采的父亲叫卡尔,他还有一句话叫做“这个孩子,将来怎么样呢”?就是说他对这个孩子的未来寄予了很深的希望。那么,对于(这一天)出生的尼采,也是感觉很荣幸的。他是这样说的,是说:“无论如何,我选在这一天出生,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在整个童年时期,我的生日就是举国欢庆的日子。”那我们知道在西方,国王的这个生日,是要举国欢庆的。所以尼采这个,虽然不是给尼采庆祝吧,但是尼采还是感觉到特别荣幸。就是感觉到,咹,他也有这个特备激动的感觉。

但是这个尼采呢,这个,从小的这个经历确实是,非常悲惨,对不对?他这个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因为这个偶然的一次车祸,跌倒了之后,(患了)脑软化症,然后在他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就去世了。呃,我个人读尼采的著作呢,就觉得尼采对他的父亲是非常崇敬的,非常爱他的父亲。因为在他心中,他父亲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呃,尼采这一生,对这个音乐,包括诗歌,是,可以说是尼采一生,非常大的一个慰藉。他这种对音乐和诗歌的喜爱,我觉得最初的启发就是他的父亲。他父亲对他的这种音乐的影响是非常的(大的)。他父亲是一个非常有才的人。这是他父亲去世。两年以后,他这个,他有一个弟弟,又这个去世了。可以说这个,尼采的童年,过早地经历了人生的悲剧吧!所以说对这个死亡,有一种最亲密的接触。你想想,包括这个布道的钟声,包括这个家人的不幸,还有这个(各种苦难),都是一种,带有一种非常黯然的色彩。我们看下面。(切换图面)“在我早年的生涯里,我已经见过许多悲痛和苦难,所以全然不像孩子那样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从童年起,我就寻求孤独,喜欢躲在无人打扰的地方。这往往是在大自然的自由殿堂里。我在那里找到了真实的快乐。”这句话就道出了其实尼采的一生(的基调)。我们知道就是说,尼采后来离开他执教的巴塞尔大学,一生都在南欧,还有瑞士,包括意大利,这几个气候,呃,阳光比较好的地方,游历。他说他喜欢(这种)“大自然的自由殿堂”。这跟他,他是一个非常贫穷的人,他喜欢这样做,然后他就去做了。那么他这个童年这种比较黯淡的(经历),对他(来)说是很有(影响的)。我们来看下边这句话:“那一切本属于其他孩子童年的阳光并不能照在我身上,我已经过早地学会了成熟地思考。”我们,请大家注意哦,他说这两句话的时候,他才刚刚十四岁。这个天才,我觉得确实是个天才。他在这个,(切换图面)这是尼采十四岁时写的日记。其实他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写过很多的诗歌,十岁的时候。那么,他,那个,我摘(抄)这个他(的一段诗歌)。呃,在尼采的诗里面一般都充满了什么样的色调?钟声,晚祷的钟声,再就是秋风,落叶,这些让人感觉听起来非常的(凄凉)。他总是用这些东西来这个写他的诗,作为(他的意象)。还有一首诗,写的是一个女人,走在一个,一个(地方),走累了,然后睡在了一个破落的废墟之上。然后这个女人做了一个梦,梦见这个城市很繁华,然后突然怎么的衰败。其实他这么一种幸福的短暂性,人生的无常。尼采他刚刚七、八岁的时候,已经就是对人生有这样的感悟。这首诗是他十岁时候写的,他说“悠扬的晚祷的钟声/在田野上空回荡/仿佛要向我表明/在这个世界之上/终究没有人找到/家乡和天伦之乐/我们从未摆脱大地/终究要回到它的怀抱”。这一首诗,我觉得写得挺有意思,他其实说的就是人生,终归要死亡的,总会要“回到大地的怀抱”,一切都是暂时的。看下面。(切换图面)这几句(前四句)很有意境,我特别标出来,他说“当钟声悠悠响起/我不禁暗暗思忖/我们全部都滚滚/奔向永恒的故乡/谁人在每时每刻/挣脱大地的羁勒/唱一支家乡牧歌/赞颂天国的欢乐”。其实,尼采的童年,对上帝是非常虔诚的。呃,在十四岁以前,他对上帝是非常虔诚的。呃,给大家将一个小故事吧。这几句话我觉得挺有感觉,我觉得大家可以给(再)念一下:“当钟声悠悠响起/我不禁暗暗思忖/我们全部都滚滚/奔向永恒的故乡”。

(切换图面)这一段就是说,尼采他这个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去世。六岁的时候,他弟弟也去世。然后在这个尼采祖母的坚持下,全家人移到一个叫瑙姆堡的一个地方。他搬家的时候才刚刚六岁,他记的日记,他说:“晚祷的忧郁钟声传到前厅,夜色笼罩大地,天空一轮明月,繁星闪烁。我久久不能入睡,夜半时分,我悄悄走到院子里。这里停着许多满载的大车,车夫们朦胧的脸庞在院子里隐约闪现。我简直不相信这就要去另一个地方安家。我在这里品尝过欢乐和痛苦,这里安葬着我敬爱的父亲和小弟,这里的居民始终和睦相处,离开这村子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天蒙蒙亮,大车穿过乡间大道,把我们运往瑙姆堡,我们将在那里安家。别了,别了。亲爱的父宅。”这是尼采六岁时候的心境。我觉得这种心境,如果换成是我,我可能到十五岁,才有这种心境。这是他出生,亲历痛苦,悲伤(的心路历程)。

(切换图面)这个,这是尼采这个,六岁以后,搬到这个瑙姆堡,就是他去了瑙姆堡之后,去了当地一个小学。其实尼采在我看来,他十四岁以前,是一个非常,怎么说呢,特别害羞,他喜欢一个人独处,然后,喜欢呆在自然里,然后静静地想一些事情,想人生的问题。因为他的经历,他人生的经历,他小的时候的经历,(他意识到)人生总要死亡的,我的一生应该怎样过?他(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他小时候是一个特别深沉的(孩子)。他十四岁以前对上帝非常虔诚,非常虔诚的。他小时候,他上小学的时候呢,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在草坪上,走过来走过去,然后一直念(《圣经》)。大家,就是他小学的同学,都称他是一个,非常,圣洁的一个“小牧师”。我们可以想一下,当时他(是这么一个状态)。

这是他妹妹当时描述尼采,有多么地,这个,多么地守这个规矩,按照学校的制度(行事)。她说:“一天,正当放学时,忽然下起了大雨。我们朝学校走去,想接一下小弗里兹。”这(指“小弗里兹”)是尼采的小名。“所有的孩子们都发疯似地朝自己家里跑去。”因为下雨了嘛,所以孩子都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跑。“最后,小弗里兹也出现了。他慢慢地走着,”大家注意这里的细节描写,“帽子遮盖着石板,”在德国呀,他们那个年代,他们写字都是用石板。然后写上去,然后再擦了去。他们上学的时候,都背着一个小石板。然后“小手绢又盖在它们上面。”大家注意一下,这里用了一个“又”字,“小手绢又盖在它们上面”,其实这个“又”表达了尼采是经常是这样的,特别的就是说严谨,特别的守规矩。然后“……当妈妈催促他赶快回家时,浑身湿透的小弗里兹却一本正经地回道:‘但是,妈妈,我们的校规明文写着:在离开学校时,孩子们不得在街上乱窜,他们必须安静地、举止文雅地走回家里。’”从这一段文章,这段文字,他妹妹的亲身描述,我们感觉到尼采的童年,小的时候特别谨慎,特别就是遵守规矩的一个孩子。但是到了十四岁以后,(一直到)他上了大学以后,他为什么会背叛上帝?这是一个问题。我也想,也确实是没想明白的一个问题。他幼年的时候对上帝虔诚信仰和他以后对上帝的敌对,是截然相反的两条路。

那么我们看一下就是,简单解释那个,说(尼采)小时候的一些问题。那我们看一些尼采这个性格。我把它归结为这么几点。一个是他是忧郁敏感的人。这个我们通过他童年期(的故事)可以感受,特别得敏感,特别犹豫,特别悲观,他小时候尽考虑死亡(这些事儿),然后这个追问人生的意义的问题。那第二个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智慧的人。刚才我看他的这首诗,他十岁的时候就能够写那样的诗,然后十四岁的时候,就写自己前面的那种,人生(的经历),(写)回忆录。我觉得确实是个天才。那么我们看一下,这个是尼采他那个,(切换图面)这个,1858年,就是他十四岁的时候,(他)进入了中学。他在这个中学读了六年。这个中学出过很多的(名)人。你像那个诗人(×××),大家都知道费希特是吧?他是德国古典哲学的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他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他(指尼采)在这里主要学习了什么?希腊语和拉丁语。这两门语言对尼采的思想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呃,尼采从这个古希腊哲学,吸收了非常非常之多的东西。可以说在尼采的思想当中,古希腊就是一个神圣的黄金阶段,古希腊的这些智者,(都是)真正的思想家。还有,他们不像传统理解的哲学家,啊,埋头故纸堆啊。但是古希腊的哲学家是活生生的生命的当下。他们是这样一种思想。他(指尼采)在这个中学主要学习了希腊文和这个拉丁文,那(18)64年他进入波恩大学,他在那里学习神学和古典语言学。其实他的家庭,包括他父亲呀,他母亲呀,都是路德新教坚定的信仰者,他们都希望尼采以后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神学家或者是神父。但是尼采从这个波恩大学的时候,对这个古典语言学,特别感兴趣,渐渐地对神学产生了反感。这个他在波恩大学的时候,据他自己说,他是非常的不愉快,因为他这个,也就是说,哎呀,在大学里边,太束缚了自己的天性了。大家都按照这么一个严格的规定去(学习和生活),然后埋首故纸堆,然后是上课,然后听讲座,他感觉特别的没趣。它等于说这是对思想的一种谋杀。(18)65年,他有一个机会,进入这个莱比锡大学。他这个转入莱比锡大学,遇到了一位非常非常欣赏尼采的人,这个人叫李契尔,在当时的德国是一个非常非常著名的,呃,一个语言学家,他特别喜欢尼采。尼采也特别的尊重他。在这个莱比锡大学,尼采就是说,特别地投入了古典语言学的学习。这四年,呃,这几年,可以说是尼采人生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呃,刚才也说了,他这个学习古典语言学,主要是学习希腊古典语言学。在尼采的这个思想当中啊,这个古希腊语言学,可以说在尼采的(思想中)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他对古希腊(的文化),包括《荷马史诗》啊,呃,这个,还有一些神话,都非常得了解。呃,在这个莱比锡大学的时候,他那个,做了一个人生的决定,就是以后想从事语言学,还是想从事哲学。他这个,(18)65年的时候,他已经21岁了。他十四岁的时候,已经开始就是说对这个上帝已经产生疑问了。上帝真的存在吗?我们知道在西方,这个,上帝对于他们的生活,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高的准则,生活的准则,但是尼采已经开始怀疑了。他在莱比锡大学的时候,他这个读了一本书,就是叔本华的这个《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然后他感觉到叔本华这本书,是不是就是为我写的?我一直在追问人生的意义,而叔本华写的这本书,正好投我的口味。他(指叔本华;或“它”,指《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这本书)把人生的这个图画,完整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尼采说这本书好像就是专门为我写的一样。但是这个叔本华,就是说在尼采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前五年已经死了。不然的话,我觉得尼采肯定会去拜访他。这个,(18)67年他这个,加入了一个,当时我们叫这个,普鲁斯俾斯麦发动了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的战争,他(指尼采)应征入伍。(18)69年,24岁的时候,他又被聘为这个巴塞尔大学的教授。这是非常的,说明他对语言学,这个,非常具有天赋的。24岁的时候,(就)被聘为巴塞尔大学的教授。这是他的一个大致的生平。(18)76年是,(18)79年他这个辞去了巴塞尔大学的教职。他在这个大学里头教了十年的书。但是他这个,因为在当兵的时候,就是说当兵的时候,患了白喉。白喉是一种这个,传染性的这个呼吸道(疾病),呃,非常厉害。1889年,就是说,他这个,在45岁的时候,就是,尼采疯了。他这个疯,我觉得是有点原因。一个是他经常自己一个人,特别的孤独,没有人跟他去交流,他自己就说,哎呀,我感觉自己的精神被封闭了,没有人跟我说话。他就找动物说话。他自己是这样说的。再一个就是他身染重病,所以他这个神经系统呢,确实是产生了很多的影响。那么在这个,在这个街头,看着一个赶马人,在抽打自己的那个马。然后尼采跑上去,抱着马,然后在流泪。他说,喃喃自语,然后他疯了。1897年他这个母亲去世,然后他妹妹照顾他。然后,1900年,他这个,尼采去世了。他没有活到20世纪。用他自己的一句话说,就是他的人生是怎么样的?我觉得这句话是非常深刻的,(他说)他是“银白的,轻捷的,像一条鱼,我的小舟驶向远方”。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尼采的照片。(切换图面)这张照片是尼采这个,患病以后。(切换图面)这张是他在巴塞尔大学时的照片。(切换图片)这是病榻上的尼采,已经到了他快去世的时候。(切换图片)这个也是(病榻上)。(切换图片)这张照片是他在外边旅行的时候,他照的(照片)。(切换图面)这张是他跟莎乐美,还有博尔,照的照片。(切换图片)这是尼采的妹妹,很漂亮。(切换图面)这是尼采和他的母亲。从这个(母子)挽手的态度来看,他母亲是非常爱他的。(切换画面)这是年轻时候的尼采,特别有朝气。尼采在离开巴塞尔大学的时候,去各地游历,那个,他经常去的地方,经常呆的地方,有一间小屋,经常在这儿,就是,尼采的一生可以说是穷困潦倒,没有什么钱,很穷,他住在这个小屋(里)。(切换图面)这个地方呢,叫瑞士的一个山谷,山上有(一个)小镇,叫西尔斯·玛丽亚。这是它近几年的风光(指图面),现在的风光,我从网上搜到的。特别美的一个地方。确实挺漂亮的,很有自然的风味。(切换图面)这个是尼采呆过的地方,是德国的魏玛。

那我们现在就进入主题了。我们前面讲那么多啊,其实是为了(后边)讲他的思想做准备。那任何一个哲学家的生平,他的思想,(都是有背景的。)他(指尼采)从小就经历了(许多事情),去追(问)这个人生的意义问题。那么他的思想也是从这个问题开始的。那刚才(说的)叔本华对他的思想的影响——其实在尼采十四岁的时候,他已经背叛了上帝,他要去寻找真理。他当时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如果你想过平静的生活,那么你就去信仰吧。如果你要探索人生,那你就去追求真理吧!”他是这么说的,咹。那叔本华的思想对他影响很大了。(尼采)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上帝的存在。那么,尼采是一个非常具有这个社会责任感和时代预言色彩(的人物)。他对现代人(及其生活)也有看法,他就感觉,哎,他说他看周围的人,包括当代的很多人,他发现这些人都知道我们的生命都有,只有一次,但是他们为什么就活得这么来去匆匆呢?就好象这个问题,好像(人们都)不在乎,好像不(存)在一样。为什么呢?尼采说,为什么呢?为什么人活在,就是说,看别人怎么样活,我也怎么样活。大家也有这种感受,看别人怎么着,我也怎么着。那尼采就认为,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尼采就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束缚着(现代人),(是)什么呢?道德,或者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或者说一种风俗,在束缚着大家。尼采就问:为什么会这样?你经常感觉到一种逃避,就是说逃避这个追问自我,但尼采是比较推重自我的,就是说呼吁大家去追问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不是说别人怎么弄,我就去怎么弄。尼采特别注重这一点。尼采(问),就是说,能不能不这样过?让每个人去追求他们自己生活的价值。不要看看别人怎么活,我要怎么活。尼采就是从这个问题出发。尼采感觉到这个,这种状况是非常具有危机性的状况。然后他这个,用一句话去说明,就是“上帝死了”。尼采,呃,刚才我也说了,他对这个“上帝死了”的描述,可以分为这么几个部分:第一个描述就是,尼采发现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征服自然能力的不断提高,人们对上帝存不存在产生了非常大的怀疑。我们知道,对西方人来说,上帝,可以说是生活的全部准则,或者说是最高的根据。但是他们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上帝到底存不存在啊?这个问题如果成为一个问题的话,你说这个信仰还有可信性吗?是没有的。尼采就认为,就是说,现在哪,我们的信仰已经出现危机了。其实“上帝死了”不是说上帝从有到无的死了,它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是)现代人的一种信仰危机。人们逐渐放弃信仰,感觉信不信上帝都是一样的,有没有上帝都是一样的。那他这个“上帝死了”首先就是表达了这个,现代人无信仰的一种状态,对这种状态的一种描述。其次呢,他要表达一个(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敌视。这个问题啊,我简单地说一下。就是在尼采看来,我们知道这个,基督教它这个上帝信仰,也是宣扬一种慈爱,(此岸)与彼岸世界的一种区别,对不对?那在传统的形而上学里边,它也是提倡——你看特别是柏拉图,他就认为这个现象界是流动的,可变的,还有一个理念世界,是不动的,永恒的,其实这个柏拉图的哲学,对基督教的产生有很大的影响。其实他这两种哲学,柏拉图的哲学和这个信上帝的信仰,有一个可比性是什么?他们都认为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感官的世界,(一个)是理念的世界。那么基督教就宣扬一个彼岸的世界,其实就是天堂,是一个极乐的,或者说是完美的世界,那么此岸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的世界。其实尼采是反对的。尼采就是说认为,这种划分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我们除了,尼采就是说,我们除了生活所感受的东西,我们能感受到上帝,真的在彼岸世界存在吗?我们除了能看到我们的现象界,包括我们看得见,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亲眼感受到的,还能真的感觉有这个理念世界的存在吗?感受不到。尼采其实就是,就是反形而上学这种二分的,对两个世界的划分。那我们知道后来的现代哲学家,包括实用主义哲学家,科技哲学,逻辑经验主义,都反对在现象界之后去寻找一个本质世界。呃,其实这个“形而上学”这个词,我们现在人认为,就是,特别是受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影响,很容易就是说,逐渐变成了一种方法论,就是说静止的、孤立地去看问题。那么这(个理解)和古典哲学(的用法)是有区别的。古典哲学,这个传统哲学,其实就是一种形而上学。为什么可以这么说呢?因为这个,包括古希腊哲学,包括基督教哲学,他们都追求,追问一个什么?永恒的东西。它认为(这个)永恒的东西是不变的。那么我们当代马克思的这种方法论,确实,它(指古典哲学)具有这个静止性的成分。但是它不是说,这个传统哲学不是说,就是仅仅局限于现代(哲学所理解的范围)。它(之所以把古典哲学)称作形而上学,就在于它追求一种永恒性,一种永恒性的东西。这样(一来呢),尼采通过对这个现代人的信仰危机,去反思传统哲学。那尼采这个说“上帝死了”,他是要寻找一种新的价值,设定一个(新的)原则。那么尼采认为这种新的价值是什么呢?就是一种生命原则。就是说,假如生命(有两种原则,其中之一)是颓废的,或者是一种绽放的生命(状态),那么尼采会选择绽放的生命。因为这种绽放的生命是一种具有活力的生命,是笑着面对人生,或者是笑着(面对)痛苦的人生。在尼采看来,这种基督教的信仰,把我们的痛苦寄托于上帝,在我们痛苦的时候啊,面对死亡的时候,可以找这个上帝去安慰。但是(当)人们渐渐地失去了上帝的时候呢,我们怎么去面对这种痛苦?尼采就是说,要勇敢地去接受。(这)是一种悲剧的人生。其实(这种悲剧的)人生,在尼采看来,人生本来就是无常的嘛!既然本来就是无常的,你何必要去(痛苦啊)?是吧?你看他这个思想是与(他)小时候经历的人生经历呢,是完全一致的。他小时候经历人生的死亡。

我们来看一看尼采这个,对“上帝死了”,他原文的一个说法。他说:“你们是否听说有个疯子,他在大白天手提灯笼,跑到市场上,一个劲的呼喊:‘我找上帝!我找上帝!我找上帝!’那里恰巧聚集着一群不信上帝的人,于是他招来一阵哄笑。”这个场景描述得非常(精彩)。大家会觉着,我们都不信仰上帝了,你还找上帝?你这不是可笑吗?这就描述现代人一种信仰危机。“其中一个问,上帝失踪了吗?另一个问,上帝像小孩迷路了?他害怕我们?乘船走了?流亡了?那拨人就如此这般又嘲又笑,乱作一团。”大家现在都信仰一种,上帝死了,就感觉很,就是有没有都行,“疯子跃入他们之中,瞪着两眼,死死盯着他们看,嚷道:‘上帝哪里去了?让我们告诉你吧!’是我们把他杀了!是你们和我杀的!咱们大伙儿全是凶手!我们是怎么杀的呢!”其实他这句话表达的就是说,他这个“杀死”其实不是说亲手杀死,(他的)意思是说,我们渐渐远离了对上帝的信仰,所以说上帝离我们而去了,所以说“上帝死了”。“我们怎能把海水喝干?谁给我们海绵,把整个世界擦掉呢?我们把地球从太阳的锁链中解放出来,再怎么办呢?地球运动到哪里去了呢?……”其实他这里还强调说,也就是说,基督教的信仰,对欧洲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整个欧洲人,包括中世纪,(一个)多灾多难,我们知道那个,欧洲中世纪,包括非常大的一个鼠疫,连年的战争,就是上帝的信仰支撑了他们一代一代走过来的。但是尼采现在说,上帝已经离我们而去了。可以说对西方人来说,上帝是(一颗)生活中的太阳,照耀着我们全部的生命,但是,他说今天“地球运动到哪里去了呢?”没有了太阳,“我们是否会和穿过无穷的虚幻那样走路呢?……我们难道没有闻到上帝的腐臭吗?上帝也会腐臭啊!上帝死了!永远死了。是咱们把他杀死的。”其实尼采就表达了一种信仰危机。我们现代人看一下,包括我们中国,现在(的)中国人,有很多信仰上的(虚无)。但是我们发现,有许多(人)如何信仰呢?现在我遇到有几个信仰基督教的,那么在他们心中(信仰)是一种时尚,就是一种时尚。而一见了人说,你有信仰吗?我说我没有。他说我有信仰。我就感觉,确实,你是有资格(说你有信仰),你挺时尚的。(笑。众笑)

大概我就讲这么多。其实说实话,讲得比较沉闷一些,但是我觉得对尼采这个思想家来说,他的思想是非常慎重的,非常慎重的思想。他是站在一个时代命运上,去把握这个时代。我没有,就是说一种非常孤立的理解。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去看待他的思想,这是我们了解一个哲学家最根本的一个出发点。

(切换图面)这几句话是我自己想的,通过尼采的一生我发现,再伟大的思想家,如果能控制人的大脑,都不是靠思想,而是靠心灵。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需要爱的,不只是靠思想,要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是吧?需要这个同学啊,父母啊,亲人啊,这样(来爱)。这样,我觉得那个,天才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模仿的。我们可以追求这个,这种思想,去追求,但是我觉得像尼采这个一生,是很难模仿的。像他那个比较随性,是很难(模仿的)。第三句话就是,我们选择了哲学,包括我们现在的好多同学啊,要追求很多事儿,那个选择了哲学,那么,与其说你选择了哲学,不如说你选择了追问人生。那么,很多,我当时选择哲学,也是这种感觉。呃,也是带着这个问题来的。

这是我的演讲。呃,谢谢大家!比较沉闷。(鼓掌)

呃,那个,大家,呃,是这样的,这个那个尼采的著作(比较博大而深刻),如果,那个,所以他的生平,他的事迹,(我)讲得比较多,因为这样,我想,就是说,(我)讲了之后,再过几年,(同学们)再细细回忆,说起尼采,知道他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知道)他的大致生平,(是很有意义的)是吧?这是我想要补充的。那他的思想,我讲的比较浅薄了,仅仅就是说,大体就是说他的这个“上帝死了”,他是怎么提出的?关联到什么问题?有什么样的影响?那么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欢迎,非常欢迎!

主持人(克浩):那个,请各位同学提问。就是对尼采,或者说与尼采有关的问题,大家都可以提出来。呃,建志他还是比较有研究的,对尼采(还是有研究的)。虽说他这是举重若轻,对尼采的思想款款道来,大家有问题赶紧提出来。

王欢同学:我想问一下尼采和瓦格纳的关系。

建志:瓦格纳?

王欢:对。就是比如说尼采和瓦格纳个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对瓦格纳音乐的这种评价。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分(离),就是说最后成了一个陌生人。以及,大概对瓦格纳的评价,(你)有所了解吗?

建志:呃,这个问题提得很好。这个(问题)我本来想讲的,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没讲。这里我做一个补充。尼采是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也就是说在尼采的生命当中,追求真理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他当时认识瓦格纳,比较,就是说和瓦格纳建立了非常真诚的友谊。就是因为他觉得瓦格纳是一个什么,不是一个世俗的人。对音乐和人生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人。同时像很多就是,像我们现在这些流行音乐,像生命体一样。在尼采看来,刚开始这个瓦格纳是用生命来阐释音乐的。我们大家可能知道,就是《尼布龙根的指环》,这是瓦格纳的著作,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一下。非常好的一个歌剧。后来这个尼采之所以和瓦格纳决裂,是有很大原因的。因为尼采认为就是,后来瓦格纳受命于这个德国皇室,开了一个歌剧演唱会,在尼采看来这是一种毒品,是一种悠闲的毒品,呃,把这个(各种因素)拉在一块,有没有这个欣赏品味的,都让他去看这个歌剧,去麻醉神经,无聊的时候才想起歌剧来。这个在尼采看来,是一种毒品。尼采的思想很容易被人们联想到反犹太主义,包括“二战”,像这个希特勒,利用这个尼采的思想,其实在尼采的思想当中是非常的反对这个强权政治的。呃,尼采在这个欧洲旅行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人问他,他说,呃,你是德国人,你们德国有一本好书吗?有一部好的歌剧吗?有一位伟大的那个,呃,音乐家吗?尼采说有,俾斯麦。其实他这是一个讽刺。也就是说尼采的这个行文当中啊,他鄙视这个强权政治。呃,在尼采看来这种,有强权,呃有政治就没有学术,有学术就没有政治。我们可以想,把他那个思想放在我们这个时代,强权政治下有没有思想的问题?呃,其实尼采是非常有思想的。他也预言到了,就是说强权政治之下,是没有,没有这个思想的,没有真正的学术,没有这个真正的音乐。呃,他是这样意思。那他和瓦格纳的关系,这个,瓦格纳成了德国宫廷的这种,工具,他(尼采)认为,他开始他认为瓦格纳的音乐是非常具有穿透力的,呃,是一种生命的绽放。后来瓦格纳(变了),尼采就说,他(指瓦格纳)后来成了德国的一个帝国主义者。所以在尼采的思想当中,他非常反对强权政治,特别是反对这种强权政治。他更反对扩张。在尼采的著作当中,基本找不到就是说,这个反对犹太人,反对犹太人的这个(思想)。他特别欣赏犹太人,他,这个尼采认为这个犹太民族,确实是上帝选择的民族,非常优秀。呃,他和他妹妹这个关系处理不好,其中有一个原因也是,这个,他妹妹的丈夫叫福斯特,是一个沙文主义者,是一个真正的反犹太人主义者。她(指尼采的妹妹)的丈夫在德国感觉到,就是说找不到这种雅利安人这种,民族自豪感,然后他就去了乌拉圭,在那里建了一个这种,纯粹的德国的这种,雅利安人这样的一个基地。后来失败了,然后又……尼采跟他妹妹的决裂,我觉得这(指其妹夫的反犹思想和行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尼采认为说,反犹太主义是一种暴力,尼采这个,他思想当中是找不要这个(反)犹太民族的。呃,我们知道尼采有一个哲学的概念是“权力意志”,其实我觉得更应该翻译为“强力意志”,因为他这个“权力意志”啊,容易和这个“权力”,呃,涉及到政治问题。其实在尼采的哲学当中,可以说是追求(自由),呃,基本的态度是反对强权,然后更多的是关注生命。他这种“权力意志“是指的生命,积极向上的一种生活状态,一种生存的状态,而不是运用在政治上。这是“二战”,包括希特勒,还有他妹妹对他的、尼采的思想的一种曲解。咹,曲解。这个问题就回答到这儿。还有问题吗?

主持人(克浩):呃,有问题的同学提出来,就是,这个机会不多。抓住这样一个宝贵的交流的机会。

某男生:我想问,如果像你刚才说的,尼采背叛了上帝的话,他为什么不直接说“上帝不存在”,而要说“上帝死了”?

建志:呃,这个问题,我觉着问得非常好。为什么呢?我先说一下这个问题。呃,上帝存不存在,和信仰,我觉得(二者)之间是有区别的,或者说上帝存不存在,和“上帝死了”之间是有区别的。在这个整个欧洲的历史发展史上,上帝都是一个根据,前面也已经说了。这个,虽然哲学家们一直在这个,就是问这个上帝的存在性问题,但是大部分(问题)都是信仰上(的问题)。也就是说,他们是承认这个上帝是存在的。那他们又想,如果上帝不存在,我怎么会有信仰呢?我既然有信仰,那么上帝是存在的。他们就是这样(论证的)。但是呢,尼采的“上帝死了”,就是表达了一种,人们从这个,有信仰走向了一种无信仰的状态,有这样一种信仰危机的状况。呃,这是我的理解。大家还有问题吗?

主持人(克浩):因为时间关系啊,再提一个问题。提完这个问题,我们待会儿(休息一下)。

原百玲同学:呃,师兄你好。我记得刚才你说的那个,“上帝死了”,它第一是一种信仰的危机,第二是一种对传统形而上学的颠覆,那我觉得如果要是信仰危机的话,它应该是神学了,(因为)它关心的是信仰问题。而上帝存不存在,或者说对传统形而上学的颠覆,它应该是哲学问题。那这两者,你认为是有关系的吗?

建志:呃,就是说啊,肯定是有关系的。那么你说基督教是一种神学呢,还是一种哲学呢?

百玲:我觉得从基督宗教本身来讲,它是……

建志:是一种信仰,对不对?

百玲:呃,对,它是神学的。

建志:呃,是。其实你像基督教神学,这里边肯定要涉及到哲学思想。不然的话,肯定就不会有基督教哲学(这种提法)了。

百玲:呃,就是说这个“上帝死了”,你认为(它)既是哲学又是神学的?

建志:呃,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但是尼采所提到的这个问题,主要是从哲学上提出的。

百玲:那也就是上帝不存在的问题,是吧?

建志:那上帝存不存在,尼采是没有论证的。他不考虑这个问题。尼采主要是从这个哲学上思考的现代人的这种价值问题。至于你问的这个上帝存不存在,尼采是没有论证的。因为尼采认为活生生的这个生活和信仰,要比纯粹的(思辨)高贵很多。他是一个(具有)生命(意识)的思想家。

百玲:其实我认为,存在,它是一个很纯粹的一个哲学问题。(笑)

建志:哦,是这样的。但是我们需要知道,在欧洲人当中,说实话,之所以西方哲学能(发展)这么些年,就是因为西方人他这个,一方面有信仰,另一方面(他们)不断追问人生的意义,永远是和信仰扯到一块儿。他们可以说,西方哲学信仰和理性(在一块儿),也是他们生活的一个(特色)。

啊,谢谢大家啊!(鼓掌)

李海丽同学:呃,我也有一个问题。

建志:哦,哈。(示意可以问)

海丽:就是你这个分析尼采的性格,我觉得你少了一条,就是我觉得尼采是一个无比虚伪的人,因为他说过一句话,是:“你要到女人那里去,请带上你的鞭子!”我对这句话非常反感。(众笑)

建志:这个问题,确实是…

海丽: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尼采暗恋一个女人,暗恋了十几年,都不敢对她说。后来他,最后他终于,呃,有勇气说了以后,这个女的说:“我太讨厌你了,我觉得你这个人是……”就是,她就觉得他连完全表达自己的(爱意的)勇气都没有,却还(在文章中说)找女人,还要带鞭子?他连讲话的勇气都没有! 

建志:啊,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挺有意思。(众笑)呃,尼采是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但是这句话,首先就是你怎么具体去解释它。那这句话可不可以这样去理解,假如说带着鞭子,(但是)把鞭子交给女人的手里。(众笑)呃,大家可能都有这个恋爱的经历,在我恋爱当中,我感觉这个女人的控制欲是非常的强大的,(众笑)啊,这个女人的控制欲是非常强大的。如果是我的话,我宁愿这样理解这句话,就是我是带着鞭子,(然后)交给女人手里。

张永宏同学:但是我也在一个材料中看到,尼采疏远了那个女人,(他对那个女人)说,她想控制我,她想控制历史上最聪明的人。这句话,你怎么理解?

建志:呃,这句话,是他对莎乐美(说的)。呃,他……

某男生(即上述“某男生”):呃,我觉得我们(的讨论)犯了一个错误,包括你前面的话,一个是伊丽莎白的丈夫福斯特去的地方不是乌拉圭,而是巴拉圭;二是尼采所说的女人和鞭子,是在他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提到的,并不是对莎乐美说的。尼采(其实)是很爱莎乐美的。

建志:呃,对,对!关于福斯特到底去的是巴拉圭还是乌拉圭,有好几种说法。我看到的是乌拉圭。呃,这个很好,通过我们的讨论,可以不断地扩大我们的视野,提高我们的理解。好,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克浩):好,那我们先休息10分钟。

(休息阶段)

主持人(张永宏同学):好,请同学们入座,我们开始第二场。林葳同学呢,是我们(20)09级硕士美学专业的学生,我们是很熟的。她在学业上很优异,很上进,也很会做事儿,能力很强。她这个布袋戏呀,讲得很好,我之前听过,后来她又做了修改,等于说(是)加了新东西,挺好,咱们听一听。布袋戏,他们南方这边的,她是莆田人,哦不,是南平人,福建人,这个挺好,这个戏呀,然后她最后有一个美学的发挥。好,大家欢迎!

(鼓掌)

林葳同学:大家晚上好。站在这儿,我这个,有点紧张,所以我就先坐下,然后,操纵这个幻灯片也比较好操纵,不好意思。(坐下)(鼓掌)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南国奇葩之布袋戏及其美学内涵”。南派布袋戏指泉州地区的掌中木偶戏,以其木偶造型优美、表演风格细腻、操纵技巧高超而闻名于世。在发展过程中,它博采众长,广泛吸收雕刻工艺、说唱艺术以及梨园精华等艺术成分,最终形成善于运用语言艺术,重于说白,富有方言特色的民间艺术形式。呃,布袋戏呢,又称作傀儡戏,或掌中傀儡戏。说起这个“布袋戏”的名字由来,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因为这个布袋戏,它的木偶,表演木偶(的时候)有一个布套,连缀着它的头部和四肢,呃,然后演员通过在布袋套中往来活动,来(使)这个木偶表演得活灵活现,还有一个是因为它的个头比这个咱们提线木偶,个头要小了很多,所以,戏班子往往不用笨重的戏箱,只需要一个大布袋,就能够把所有的木偶装下,然后方便这个外出演出。

接下来我们来谈一谈这个布袋戏的文化源头。(切换图面)我认为这个布袋戏的文化源头可以追溯到这个古代的丧葬习俗,那(这个)“视死如视生”是儒家的传统观念啦,在《荀子》的《礼论》当中有这样一句话,“丧礼者,以生者饰死者也,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也”。在古人眼里,人死了以后,灵魂会离开肉体,继续存活下去的,只是说活动的空间有发生了变化,我们活的人是活在地上的现实世界,那死人呢就是活动在九泉之下的阴曹地府。呃,说简单点,就是(说)人死了(之后)灵魂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所以古人常常会将死者生前用的一些器具随同埋葬,呃,就是,相当于搬家一样的,我们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我们日常用的(东西),都得配备齐全了,然后于是这样的陪葬文化,就这样形成了。最初的陪葬品都是生活中的一些实用的器具,当然也有人殉和畜殉,就是,大家可以想一下,就是在古代的时候,生产力比较落后,如果说花费了大量的劳动力去制造一个用具,然后还要把畜生给拿去陪葬了,这样花费太大了,所以慢慢地就改善了这种陪葬的方式,就开始用稻草啊,木头啊,或者是泥土,来塑成人形或动物形来作为陪葬品。呃,其中我们最熟悉的、也是最著名的,就是我们秦始皇的兵马俑,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兵马俑,虽然大家都很熟啊!

(切换图面)哎,有人可能就会问,这个兵马俑和我今天讲的这个布袋戏的木偶有什么关系呢?那(让)我们回头看一看。(切换图面)在《说文解字注》中,有这样两句话,一个是,“偶者寓也,寓于木之人也”。(另一个是)“俑,即偶之假借字……木人送葬,设关而能跳踊,故名之俑”。那也就是说这个,“偶”呢是能动的“俑”,呃,两个,两者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在古人看来,这个偶和俑都是作为他们情感寄托的一个对象。呃,另外呢,我觉得这个布袋戏,它的木偶,跟原始宗教也有关系。殷商时期由于受当时祖先崇拜的影响,出现了为原始宗教服务的一些器械,多数是以动物或奴隶为主,我们来看一下。(切换图面)呃,就是这样一个青铜制品。这个上面雕刻的大概就是那个神兽,然后(这里)是(表示)某个氏族的祖先的形象吧!那么,这样的祭祀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是发展了我国的雕刻艺术。那从新石器时期作为生活器具或者是陶瓷器皿上的一个装饰,到这样一个独立成型的雕塑,可以说是为我们现在精雕细琢的布袋木偶的出现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前提哦!至于后来的佛教传入呢,则是为我国的(传统艺术),包括布袋木偶(在内)的人物形象的一个雕塑提供了一个发展的契机。

呃,说到这个刚刚说的俑也好、偶也好,都是这个布袋戏萌发之前的一颗种子。那现在流行的南派布袋戏究竟传于何时呢?我也没有查到确切的文献记载,所以我也不能妄下定论。但是通过一些文献资料的记载,我们也能大致勾勒出这样一个发展的过程。(切换图面)呃,首先是西汉末年的助兴表演,那在民间有这样一种流传,说傀儡戏的开山祖师爷是《相公爷》唱段中的陈平,也就是这一句:“欲问傀儡何人制,汉时陈平造出来。”那这一段呢,在唐人段安节所著《乐府杂录》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我们来看一下。(切换图面)说是“自昔传云,起于汉高祖在平城为冒顿所围。其城一面,即冒顿妻阏氏。垒中绝食。陈平访知阏氏妒忌,即造木偶人,用机关舞于陴间。阏氏望见,谓之生人,虑下其城,冒顿必纳伎女,遂退军。史家但云‘陈平以妙计免’,盖鄙其策下耳。”呃,从这段里头,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信息,在汉高祖被围的这个时期呢,这个陈平造的木偶人已经活灵活现了,一下就激发了阏氏的这个嫉妒心,然后就退军了。虽然说史家好像有点鄙视陈平用这个计策,但是也许是(因为)木偶退兵立下了奇功,所以汉高祖又将它珍藏起来了,于是又有了后面一句:“后乐家翻为戏具,即傀儡也。”被宫廷的乐师翻出来了,作为一个戏剧的,戏剧表演的道具,也就是这个,傀儡就是木偶的意思。(切换图面)在唐代的杜佑的《通典》当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说“窟垒子,亦云魁垒子,作偶人以戏,善歌舞,本丧家乐也,汉末始用于嘉会”。那在《搜神记》中也有这样一句话:“汉时京师宾婚嘉会,皆作傀儡。”这里说的“窟垒子”就是“魁垒子”,而这个“魁垒”就是这个“傀儡”的假借字,也就是善于唱歌跳舞做戏的木偶人。他们本来在汉末以前是用于丧葬仪式当中的科仪活动,到了汉末开始呢就是用于,用于那个,呃,不好意思哦,想(不起词儿来了)——就是那个表演,助兴表演。那可见就是,从这两,这几段文字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那个,傀儡戏大概就是从这个汉末开始脱离了我国的丧葬习俗,还有就是原始宗教,然后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形态。(切换图面)然后东晋的王嘉,在他的《拾遗记》中有这样一段叙述:“南陲之南,有扶娄之国。其人善技巧变化……或于掌中备百戏之乐。宛转屈曲于指间。”这里所说的其实是一种指掌技艺,呃,也就是叫做,后称也称为叫做“指头傀儡”。那跟我们现在所说的布袋戏,其实是相似的。呃,到了唐宋时期,闽南民间歌舞百戏技艺纷呈,说唱艺术、(雕刻艺术)逐渐成熟繁荣,丰富了布袋戏的表演元素。那这个唐代的雕刻艺术也是发展到了一个高峰,又丰富了布袋木偶的人物形象。所以唐玄宗他曾经做了一首称赞这个傀儡戏的诗歌,说,“刻木牵线作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须臾弄罢寂无事,还似人生一梦中”。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得到两个信息,一是这个木偶,这个傀儡,做得十分的惟妙惟肖,然后也很逼真,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二呢是这个傀儡戏表演十分的出彩,使这个唐玄宗回味无穷,“还似人生一梦中”啊。

明中叶到清末民初是南派布袋戏不断走向成熟和发展的主要时期。这一时期呢,南派布袋戏兼容并蓄,吸收了当地属于泉乡南戏系统的剧种提线木偶,提线傀儡戏精华,如泉乡音乐和曲牌。呃,清代的《台湾通志》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说“此戏发明于泉,约300年前,明嘉靖年间,有梁炳麟者,屡试不第。一日携友至九鲤仙公庙卜梦,仙公执其手,题曰:功名在掌上。梦醒,以为是科必中。欣然而归,偶见邻人操纵傀儡,略有所感,自雕木偶,以手代丝弄之,更见灵活,耐籍稗史野乘,编造戏文,演于里中”。呃,说这个梁炳麟他去卜梦,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这个“功名在掌上”,可能是他通过这只手,然后提笔,这次科举就能金榜题名。然后回家的时候,偶然看见隔壁的邻居在玩这个提线木偶,然后忽然有所感悟了,于是他就动手,自己去雕刻这个木偶,然后用他的手掌套用这个(布袋木偶),可能当时类似于这样,然后用这个手掌和手指代替(原来)播弄木偶的那个提线木偶的丝线,然后使之更为灵活,于是就开始了这个布袋戏了。在民间有这样一个说法,呃,跟这个相类似,说,也是这个梁炳麟,也是这个嘉靖年间的人,他也是屡试不第,但是他没有去卜梦,他是觉得,唉,落榜归乡了,特别丢人,但是又无所事事,必须要有所事从,所以他就开始从事这个说书的行业。但是因为没考上,丢人,怎么办呢?就想到了一个隔帘表鼓的说书形式。于是他就搭了一个小戏台,然后前边挂了一个那种纱巾似的,然后在后面开始了这个,叫做说书。有一次,一位提线木偶的大师,他经过了,然后听到他这个说书,说书特别生动,语言呢又很诙谐幽默,于是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说你试一试,在你手上套一个木偶,然后边说边演,你说会不会更形象生动呀?然后这个梁炳麟大概想了一想,可能会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他就采用了,然后就有了我们今天的布袋戏。呃,《台湾通志》的《风俗志》里头还有这么一句话说:“掌中班,削木为人,以手演之,事多稗史,与说书同。”那通过这个,呃,这一段所揭示的,我们可以看出布袋戏源于说书的痕迹。通过这几段文献记载,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信息,就是说这个布袋戏大概是在明中叶到清末民初时,开始已经形成了与提线木偶并列的、成熟的艺术形态。

(切换画面)呃,接下来给大家讲讲这个南派布袋戏的艺术特征。建国前夕,由于我国的政治经济各种原因,我们的布袋戏是逐渐走向衰落;然后到新中国以后,政府开始关注这一个传统文化。于是南派布袋戏就开始复兴,而且有了很多的现代元素在里头。首先是表演、服装的精致化。南派布袋戏对表演艺术有严谨的规范要求,每个行当的基本功都是非常精细的,如生角基本动作24步,旦角基本指法40步,同是一把扇,生角玉骨扇11步,旦角鼓扇21步。一个缝衣程式就有外手裁衣、髻上拔针、针插襟前、插线、咬线、线尾搓针、对针穿线、打结、口齿弹线、发上滑线、缝衣抽线等11个动作。那表演修书盖章呢,从取印开始,再看印、去印脏、盖印油、呼印、下印,最后叠手压印,细致入微,一丝不苟。因此这个南派布袋戏的演员,人人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全面掌握各种表演行当程式的基本功。(切换图面)呃,这是一个雕刻师傅在雕刻这个木偶,图片有点模糊啊。大家看,就是那么一个小小的木偶头,就需要这么一个工作,这边是水彩颜料,这边是一些钳子啊,然后还有一些那个包,有个工具,这应该是电钻吧。然后这边陈列的是各种造型的偶头。呃,(切换图面)下面给大家看一些角色,这个是旦角,丑角,(切换图面)生,末,大花,到杂。(切换图面)呃,这是一个刚做好的成品,就是很(精致),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对,那个新婚的夫妇噢,做得特别的精美。(切换图面)呃,第二个就是南派布袋戏的音乐、唱腔,是非常的系统化的。南派布袋戏的音乐唱腔属于泉州方言为标准音演唱的泉腔系统,也是南管音乐系统。其中有提线木偶的傀儡调,更多的是梨园戏的音乐唱腔。传统唱腔曲牌接近百首,呃,场景音乐用十音谱伴奏居多。音乐的基调清脆优雅,悦耳动听。乐器有唢呐、三弦、二弦,有时也用琵琶和洞箫。打击乐以独特的南鼓,又叫压脚鼓,钲锣,草锣为主,还有通鼓、花鼓、大锣、小锣、小叫、响盏等。(切换画面)最后就是布袋戏的语言艺术了。呃,有这个“千斤道白四两曲”的称号。那在布袋戏的演出,一场布袋戏的演出呢,很讲究一个叫做“八声七情”。“八声”就是这个语言的轻、重、缓、急、吞、吐、浮、沉,那“七情”就是喜、怒、忧、思、惊、悲、恐。那在演出的时间当中,非常强调这个声、情的变化,根据刚刚说的八声变化创造八个音调,再以生旦丑净这四个行当为基础,从每个行当的不同形象中分别分出七个类别,创造二十八个定型音,如生角分为文生、武生、黑须生、白须生、渗须生、关头和斜目,旦角也分为齐眉旦、开脸旦、老旦、丑容旦、彩旦和狠心旦等。第二点就是恰如其分地运用口语化的群众语言。群众中生动的语言,通过艺术化的处理,达到了人物语言的性格化,特别是丑角之类人物的插科打诨,语言交锋,风趣幽默,生动活泼,入情入理。因此人们常说,看,呃听这个南派布袋戏,这个语言,是一种艺术享受。

(切换图面)呃,最后是给大家讲一讲这个南派布袋戏的美学内涵。呃,虽然我是美学专业的,但是我觉得我谈这个,还是谈得比较浅,不够深。呃,首先是追求精、巧。那刚刚我们说到过,说布袋戏之所以叫布袋戏,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的戏班子外出时,只需要一个布袋子就能够装下所有的行当,布袋一开就可以开锣唱戏了。这里南宋莆田诗人刘克庄,在他的《己未元日》中说:“久向优场脱戏衫,亦无布袋杖头担。”那我理解这个诗,就是说他到那个戏场里,把戏服脱下来的时候,把那个布袋戏的行头都给遮挡住了。可见它有多么的小。布袋戏跟其他的木偶戏相比,它的个头是最小的。但是我国的文化传统里边,审美的观念好像都是以大为美的。许慎在他的《说文解字》中说,呃,说到这个“美”字,说:“美,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那段玉裁对这一段的注释说:“甘部曰,美也。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引申之,凡好皆谓之美。”“羊大则肥美。无鄙切,十五部。”“《周礼》膳用六牲,始养之曰六畜,用之曰六牲。马牛羊豕犬鸡也。膳之言善也。羊者祥也。故美从羊。此说从羊之意。”这也就是说,“美”最初的含义就是“羊大为美”。那在《诗经·卫风·硕人》中,有这么一句:“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那还有一句,大家应该耳熟能详的,就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但是这样一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绝世美女呢,在当时是要达到一个“硕”的标准,也就是高大。(众笑)但是这个小个子的布袋戏是怎么样在这个,跟其他的(曲艺),比如提线木偶,或现实中的(艺术样式),竞争中,得到一片天地呢?我觉得归结起来就是“精、巧”两个字。

呃,一出传统布袋戏的演出,我们观众坐在下面,最先看到的就是,它的,呃,传统木雕艺术的一个彩楼,立在正(方),呃前方。然后那个传统的彩楼,一般是牌楼式的彩楼。我们来看一下。(切换画面)呃,我没有找到我们这边闽南(的彩楼),然后找到的是一个台北的图片。布袋戏在台湾也是很流行的。然后这个是正常规格的一个舞台。然后下面看一个比较精美的微缩版的。(切换图面)就是这个,呃,戏楼也是台湾那边的,这个戏班子叫“新兴阁”。我们看这个是燕尾六角彩楼。然后这一块儿,看得清吗?这一块是叫做“上盖”,也叫做“顶蓬”。然后这一部分是叫做“底座”,又叫“下蓬”。然后中间,呃,这里立了四个柱子,前柱,旁柱。这四根柱子是为了撑这个上盖和顶蓬的。然后这个柱子上呢,是精雕了这么一个蟠柱龙,据说这个蟠柱龙(的)艺术程度,可以跟泉州当地寺庙前面的蟠柱龙相媲美的。然后在这里,分成三个,是叫做“交关屏”的,又叫做“加官屏”;这中间写的是戏班子的名字。然后这边是入巷,这边是出巷。同样在上面也有三个门,一、二、三,但是它这个(上、下)隔开是有一个含义在里头的,就是上半部分(是魔幻的),下部是现实中的,表示活在凡间的人们活动的空间,然后这一部分呢是活在天界、神仙们活动的空间,然后或者是表示一些山峰啊,(是)这样子的。哦,我们来看现代的戏台。(切换图面)现代戏台,我看了,然后觉得没有传统戏台那么精致,那么美。它主要通过色彩和音效来营造一个氛围。我们先看一下。(切换图面)大家看了会不会很失望?跟刚刚的(传统戏台)相比。这是一个戏班子在演出,福鼎市,呃,福建东北,对东北地区(的一个县)。呃,现代布袋戏主要是在服装跟化妆这些,呃,这些方面做一下,呃,下手的。然后用灯光,还有一些烟雾来营造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第三个就是,一个布袋木偶的制作需要分为头、四肢、服装、盔冠四个部分。那头又要细分为五官,(也就是)我们的脸部,还有眉毛、眼睛、鼻子、嘴。然后这个又要细分,分为各种小类。比如说像这个脸,我们说的马脸、田字脸、国字脸,还有丰字脸;然后眼睛呢又有三角眼、丹凤眼(等等);眉毛呢有柳叶眉,还有扫帚眉;鼻子呢有狮子鼻,还有叫蒜苗鼻的;那嘴呢有樱桃小嘴,还有杏仁嘴。那雕刻师在雕刻这个木偶人前哪,他不仅要熟悉各个小类的样式,然后参照这些样式,加上他对这个人物性格和形象的理解,然后对比这些样式进行排列组合,才能雕刻出表达刚才我们所说的“七情”、即喜、怒、忧、思、惊、悲、恐这七个小种。然后盔冠呢又包括帽、巾、冠,常用的有尖纱帽、圆纱帽、相帽、文王帽、武王帽、王帽、天官帽、国公帽、佛帽、番帽,呃,公子巾、锦云巾、文生巾、武生巾、南斗巾、北斗巾,呃,凤冠又有文凤冠、五凤冠、七凤冠、十三凤冠等,多数是用细毛编织,裱成一个薄纸板,有的时候会用绸缎,然后制作出所要的形状,然后在上面画一些图案,然后添加色彩,然后再编上,或者根据戏剧人物的需要会缝制一些彩色的圆珠、或者是斗球,(是)这样子的。服装主要包括长套、短套、袍、衣、裤、裙等六类,是用绸缎缝制。那它的,整个的服装制作过程是跟我们身上穿的衣服是一样的,也是分为前片和后片,然后再进行缝制,只是中间多了一个布内套,但是它,大家可以想象,那么小的个头的一个,(比划手掌)差不多咱巴掌撑开那么大,(撑开手掌)一个布袋戏的木偶,然后它这个服装比我们身上穿的要小了好几十倍吧。然后这个,这个缝制的动作我们刚刚也提到了,有11个制作(流程)。所以制作这个行当的裁缝呢个个都是心灵手巧,可以说这样精致奇巧的偶人,再加上朱漆、精雕细琢的彩楼,一台布袋戏犹如是一场精美的盛宴。(切换图面)我们来看一下这些木偶人啊。呃,先说一下这两个木偶美女。我刚刚有说到,那个木偶戏它讲求一个“八声”“七情”,让我们看一下这个雕刻大师是怎样呈现这个“七情”的。先看这一位美女。她的衣服,我觉得搭配得特别的巧妙,选用的是蓝色调。蓝色给人是比较冰冷的感觉。然后这位美女给我的感觉是比较冷艳。然后她的眉呢,呃,感觉是眼帘半垂的那种,呃不对,有点忧,忧,有点气愤但又不是很明显那种。然后再看边上这位穿粉红色衣服的美女。粉色给人感觉,就是文雅,然后,不是都说“面若桃花”嘛,有点大家闺秀的那种(感觉)。然后她这个是眼帘半垂,给人感觉好像她在思,思念着谁呢?(切换图面)然后这个是演出时候,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木偶是有多么的小!两个木偶人夹叠在一块儿大概有咱们脑袋这么大。这是戏班子在演的时候,人站在后面,然后手伸在前面。(切换图面)这是戏班子的后台,我们看到后台吹打弹唱,然后前面是戏台。然后这个布袋呢,就是我刚刚说的布袋戏的那个“布袋”,它里头装的是什么?我们来看一下。(切换图面)有点渗人,这个。这些都是成形的小布袋木偶。这就是布袋里的乾坤了。它用那个布包裹着,其实是防止这个木偶被弄脏,保护得特别好。

然后,(切换图面)说到这个美学,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就是一个人偶合一的表演境界。布内套,刚才我们也说了,是这个布袋戏得名的另一个原因。在工艺精巧的服装下面藏着一个布内套,是连接这个木偶的头部和四肢的关键,演员的手在这个布内套中通过张弛收缩,然后就能使这个木偶人完成各种姿态、身段,相当于是一个,赋予了木偶人一个生命吧。然后,这个木偶呢,它的躯干是由演员的手掌支撑,然后(它的)头部是由演员的食指控制,左臂是由大拇指控制,右臂是由演员剩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控制。呃,演员的手指头在这个布内套中通过收、展、开、合、伸、曲、高、低,使这个没有骨头的木偶人能够惟妙惟肖地完成这个戏剧程序的表演,所以有人评价布袋戏说是“死木头揪住了活人的心”。那当然,不是我们所有人把这个手伸入布内套就能使这个木偶活灵活现。所以,还是需要长期的,非常长期的严格训练。呃,在这个训练的过程中,达到感悟这个人偶合一,达到手即是偶、偶即是手的状态,才能使这个木偶人在舞台上散发出灵动鲜活的韵致。哎,刚刚张永宏同学有介绍说,我是来自南平的,也就是我们福建的闽北地区,那我是不会说闽南话的。我看这个布袋戏(其实是)挺吃力的,得看着这个字幕,然后听着这个音乐,去感受一下。所以今天我就不能像上一次像张永宏同学那样给大家唱信天游,然后我只能给大家放一段。然后,给大家放的是那个获得国家文化部“金狮奖”,还有第二届全国木偶比赛银奖的《清远仙女》中的一个选段,我觉得是比较有意思的。(切换画面)呃,是说那个龟师爷,祂通过变身,然后变成一个瞎眼老太婆,然后骗走了这个擎珠仙子的这个日月宝剑。我们来看一下。哦,这两个是《清远仙女》中的两个角色。(开始播放布袋戏《清远仙女》,边放映,边讲解)这个两个仙女。(放映中)还有二十秒,龟师爷要出场了。(放映中)大家看这个龟师爷的服装,像不像咱们武装戏里头那个衙门里头的师爷?(放映中)(看到一段滑稽表演,众笑)祂(指龟师爷)刚才说,这个“一变二变,我身不变,老妇出现”,有押韵在。(放映中)祂这个出现,在舞台的下方。(放映中)这里有舞台效果,这个灯光效果。(放映中)这个戏说的是清远仙女,刚开始我还以为说的是泉州清源山的仙女呢。到后来,我看了那个,看完才知道,说的其实是台湾的,所以这两个仙女的服装是高山族的。(放映中)由于时间的关系,就给大家放在这儿吧。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回去看。(名字)叫《清远仙女》。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永宏):谢谢林葳同学。这个布袋戏,挺好玩儿的。同学们听了以后,有什么问题没有?可以讨论讨论。

蔡振磊同学:我想问一下,福建布袋戏在不同的地方的差异是什么?

林葳:呃,这个布袋戏,它有分为南北两派。然后在泉州主要是擅长于文戏的南派布袋戏,呃,采用的音调是南调,然后采用的乐器也是南管乐。那在漳州地区呢,有一些靠近这个广东潮州的县市,它可能会采用潮调来唱这个布袋戏。那这个管乐呢主要是北管乐。就是这样子一个区分。 

王欢:我想有人会问,闽南布袋戏和南派布袋戏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只有南派布袋戏?

林葳:不是不是。哦,这个还要说一下,就是现在咱们这个交流也方便了,所以大概是从1980年以后,这个南北布袋戏就开始慢慢慢慢渗透,相互渗透。现在(两者之间的)界限也不是特别明显。还有一个就是方言上可能也有问题,就是泉州和漳州虽然都属于闽南地区,也讲的是闽南话,但是,闽南人都会知道,个别音还是有差别的,包括厦门这边说的闽南话跟,刚刚咱们那个蔡振磊同学,他是泉州人,他说的闽南话还是不太一样的。

方遥同学:呃,听了这位同学的报告,我觉得相当的精彩,我也是获益匪浅。呃,我本身对布袋戏也是非常喜欢的,所以我想请教这位同学一下,就是这个布袋戏里有句行话,叫做“三分前场,七分后场”。请你能不能解释这个是什么意思?

林葳:哦,我说一下我的理解吧。咱们都知道有句话,就是叫做“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那我理解这个叫什么“三分前场,七分后场”,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说,这个前场主要是这个木偶的表演,那需要惟妙惟肖、活灵活现,那后场呢,主要是,刚刚我们也看到图片,就是戏班子在(后边)敲锣打鼓,然后吹拉弹唱,呃,这个是后场。那它功夫要做足了。然后这个评价其实是说,我们看到台前这一个美轮美奂的,还有就是这么有趣的布袋戏,其实功劳都在台后这些(工作人员)。还有一个我理解的就是,更远的,就是说布袋戏的制作,呃,我们(刚才)说这个布袋戏的制作要分四个部分,然后一个服装,我们刚才也看到了,那么小的一个服装,做得那么那么逼真,也够呛哦!所以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个说的是在表演的时候,在幕后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个就是制作,这个制作木偶的过程也是需要积累的,所以有人这样说,“三分前台,七分台后”。

主持人(永宏):哦,谢谢,谢谢。呃,因为咱们这个时间关系啊,咱们最后两个问题啊!

孙振新同学:呃,学姐,我想问一下,就是我不知道你的“美”这个词,你是怎么理解的?你说在西方啊,比如说像黑格尔,他说美是语言的感性体现。而且就是在西方,这个谈美,都会把美区分为一种感性的方面和精神的层面。在中国,比如说中国的国画,这个国画一般表现一种悠远的意境啊。呃,你说这个布袋戏的美学,它美,呃,你刚才讲,形式它当然美,那个感性,(那个)精巧,它的表现,也称得上是一种形式吧!我想问一下,你认为布袋戏它那个美,精神层面的美,有吗?如果有,体现在什么方面?

林葳:呃,我先说一下。你刚才也说了,是这个西方美学注重于精神层面,我可以这么理解吗?没问题!咱们说这个布袋戏是我们国家的。然后你刚才问我对美的理解。是这样子的,在大学本科的时候,我们,我的导师,他曾经也,就是我们开设这个美学课程的时候,专门花了一节课的时间,让我们讨论“美是什么”?那刚刚我也有说,就是说在许慎看来,这个,“羊大为美”,就是说和功利主义扯上钩,这个羊越大,然后给你感觉就是最好的。但是我的理解,美就是能让你心灵能触动的(那么)一刻。怎么说呢,就是你刚刚看到那个画,会感觉宁静淡泊的感觉。那你为什么看到这幅画,会有宁静淡泊的感觉呢?是因为它呈现出来了,能让你可能会,那一刻,可能会联想到某一个你的经历,然后就能切身体会画家当时这个心境。 我刚刚,你刚刚说所呈现出来的样式,是吗?我说的那个美学内涵,其实就是布袋戏,它这个样式,下面(背后)有一些需要我们思考的,能让我们去感受这种美的东西。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好像西方总喜欢发问说,呃,美是什么?那么我觉得我们可不可以,换一种逻辑去想,美如何在?这个质问好像在西方美学史里头也有讨论过。这是一个转换吧!就是我们从胡塞尔的现象学开始以后,我们不就从“美是什么”到了“美如何在”吗?“美如何在”就是让你当下切身去感悟你看到的东西,去享受你听到的东西。我不知道这个答复你是否满意呢?!

振新:我的感觉就是,布袋戏是一种文化存在,它是一个情结,它那个衣服,那个音调(都有体现)。(但)我的一个印象是它很俗,其实它基本上不是阳春白雪。

林葳:不过它也有美的成分。我们说,你一个人有你的审美标准。就(算)是俗文化,其实就是大众的审美标准。我是这么理解的。而且它也是一种民间艺术。那它在唐代,刚刚我们也有说,唐代它是最繁荣的时候,那唐代当时的政治也是最开明的时候,所以自古艺术都存在这个时期。

主持人(永宏):好,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啊!时间关系,确实是。

某男生:我想问一下,这个木偶和中国那个传统戏剧,和那个皮影,它的产生发展,有什么联系?你可以把它比较一下吗?

林葳:其实我想说就是,这个布袋,我之前想做的是皮影戏,但是这个皮影,在咱们北方十分常见,然后我不太熟悉。我想说我当时做这个木偶戏,呃布袋戏的时候,我也考虑过这个,到底有什么区别?我导师傅老师他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我至今其实也没有想明白,我觉得唱,它的曲目,还有它的一些(其他因素)都是吸收了咱们传统戏曲的一些精华。那其实就相当于,因为(比如说)京戏,人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好多东西都是表演不出来的,比如说,呃,像祂那个龟师爷,要从一只乌龟变成龟师爷,或者变成一个瞎眼老太婆,比如说在戏曲舞台上,或者京戏的舞台上,难道说人跑到后台去,换一个人出来,然后再放一只乌龟在上面?我理解的就是说,皮影戏也好,然后各种木偶戏也好,它可能在这个层面上(更可以)满足人们一个想象的需求吧!(鼓掌)

主持人(永宏):好,谢谢林葳同学啊。呃,这个,有这么一个背景啊,我得交代一下。就是,包括我那个信天游啊,她(指林葳)这个布袋戏啊,都是我们选的傅老师的一个美学课,当时呢等于说都需要我们发言,都需要讲,当时我们都讲过。当时我那个题目是“信天游和原生态”,这次我讲的是“信天游和易禅道”。那后来呢林葳和我联系,说是她想讲那个布袋戏,我还专门交代了,说你要加那个新东西啊!不能就是还讲这个。结果她还是讲这个。(众笑)但是我还有一番感触,就是我第二次听啊,我觉得感觉不一样了。就是,就是咱们这么一个经典啊,这么(一个)民俗的东西,我觉得需要我们不断地去揣摩它。所以我这次(听)的这个感觉,和上次(听的)那个不一样,而且我觉得是有一种渐入佳境,登堂入室,这么个感觉。还有就是林葳,她这个内容基本上没有变,但是她这个结构,她好像还是做了调整的,更严谨了。而且她这个讲的时候,我觉得更是中规中矩了。我觉得这样也是一个进步。我的意思就是说,咱们通过这么多平台啊,就是说给咱们这么多机会,让咱们去锻炼,这样的话,咱们不断地提高,学习啊,生活啊,这个,技能啊,理解啊,我觉得这个是咱们(活动的)意义之一吧。挺好,挺好。哎,好!我们再次谢谢林葳同学。

(鼓掌)

林葳:谢谢大家。其实宏哥,(转向主持人)我改啦。时间太久,您忘啦!

主持人(永宏):(颇不好意思地)好,好好,我忘了。

林葳:忘了好多东西呢!

主持人(永宏):ok,ok!

林葳: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人(永宏):那现在我们有请欧阳老师呢做点评,然后颁发这个荣誉证书。好,大家请欢迎欧阳老师来(讲话)。

(鼓掌)

欧阳老师:(关于这次沙龙呢)我简单地说几句啊,说一下自己的观点。总的说呢,我们这沙龙,我觉得呢,有进步。呃,从准备的同学,从课件啊,总体来说是不错的。再一个就是大家提问,都是(非常)踊跃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兆头。今天晚上的这个两位同学,一个是这个王建志同学,讲这个尼采,“上帝死了”这个命题。另一个同学呢,是这个林葳同学,关于这个,南方的这个布袋戏,说的很精彩。一个具有国际视野,一个具有地方特色。尼采是我们大家所熟悉的哲学家,他可以说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哲学家,读他的书的话,是一种艺术的享受。我们讲读黑格尔啊,读康德啊,有难度,如果你失眠啦,不好睡觉的话呢,读他们的书是有好处的。(众笑)这个书啊,读着读着就睡着了。如果你这个失意了、失恋了的话呢,就读读尼采,对你有帮助。呃,如果是失眠的话呢,要读康德。这个尼采,关于“上帝死了”这个问题呢,也可以说是具有多种意义、多种解释的一个命题。刚才我们这个王建志同学,有他的理解,对尼采的这个生平啊,心灵啊,做了一个介绍。这个就是说,这个尼采,这个“上帝死了”,我这里补充一句呢,就是说,当时他提出这个命题的这个时代的背景,这个大家一定要知道。因为西方从这个十七世纪的宗教时代,进入了一个十八世纪的理性的时代,在这个过程之中呢,对上帝呢,产生了怀疑。换句话说呢,就是这个世俗主义的、它这个势力呢,增长了。世俗主义,尽情取乐,那么对这个禁欲主义,对宗教呢,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冲击。尼采对这个问题很明白,提出了这个问题。具体的(内容),这个,建志同学讲了很多,我就不啰嗦了。我听了之后也很有启发。其中一个重要的启发就是,尼采的思想,有广泛的读者。有人说呢这个尼采,是近代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之一,这个是没有疑议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德国的士兵,这个背包里面,有这个尼采的两本书。这个哪两本书呢,如果有兴趣的同学呢,去这个找一下。就像我们“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的这个口袋里面呢,肯定装着《毛主席语录》。大家知道这个士兵是拿枪去打敌人的,是要杀人的,但是他要求士兵拿着尼采的两本书,可见这个尼采,他的影响力之大。但是遗憾的是,又不幸的是,这个尼采的思想,被法西斯呢所利用。呃,这个当然不是尼采的过错。法西斯利用尼采这个超人哲学的主张,优生学的主张(做坏事)。其实刚才这个建志同学也讲了,这个尼采啊,其实他是反对强权政治的,反对种族主义的,反对极端的民族主义的。/呃,但是呢,这个纳粹,法西斯呢,利用他的思想,达到他们的(邪恶的)目的。尼采这个优生学,他是优生论的倡导者,但是他同样是反对这个国家强制性的种族主义。这个优生学的思想,他也是(讲得)很精彩,这里不说了。但是法西斯利用这个思想,对犹太人进行迫害,反犹太主义,这个给我们一个思考,就是一个思想家的思想,它是怎样被误用,怎么被(操纵)?这个尼采这个命题的当代意义,我觉得也是很重要的。从这个信仰危机来看,我觉得尼采思想也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至于这个林葳同学,讲的这个问题的话呢,很有意思。但是这个艺术呢,我基本上呢不知道,没法子讲(点评)。看了她这个课件啊,图文并茂,她放映的这个布袋戏,也是我,可以说是我四十多岁,四十多年来第一次看,很有感受。所以说呢,我觉得也是受益不浅。(在这方面呢)我也是一个学生,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不过在其中的呢,关于这个题目,我倒是有一个小小的(建议)。这个“南国奇葩之布袋戏及其美学内涵”,我觉得“之”字的这种口语、口头语,不觉得必要,可以不要的。我们演讲也好,说话也好,倡导一个简炼的原则,这个是我个人的看法。再就是这个美学啊,关于这个“美”啊,它的问题也是很复杂的。其中说到这个“羊大为美”,我觉得小也是美的。(在艺术史中)也有反对好大喜功的。羊大为美,小也是美的。涉及到的条件多种多样,这个,因素也是多种多样,(关于“美”的)理解也是多种多样的。我看过一个材料,说这个人啊,中上身材,按那个比例啊,是最美的。但是也不一定,要看情况。总之啊,这个“美”,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理解的。呃,这个是我的一个理解。

好,我就讲到这里。下面我代表系里,给主讲人王建志同学和林葳同学颁发一个荣誉证书,表示鼓励。(建志、林葳上前台领奖,众鼓掌)

主持人(永宏):好,那我们今天的硕博学术沙龙就到这里。谢谢同学们,谢谢老师!

【整理者:张永宏】

张永宏:哲学系2010-2011学年硕博学术沙龙第二期(总第二十二期)取得圆满成功

.        本年度第二期硕博学术沙龙(总第二十二期)于十月三十一日在图书馆总馆323(区域研究资料中心)举行。哲学系博士生、硕士生并其他单位友好人士参加了本次活动。指导老师欧阳锋教授、区域研究资料中心周建昌副研究员等出席了本次活动!
        此次活动分两个场次展开。
       上半场由博士生王建志同学主讲。他的主题是“尼采的‘上帝死了’”。通过对尼采生平的讲述,建志同学认为,尼采对基督宗教态度的转变,除了他个人的颖慧和敏感之外,也和当时的社会变化有关;而尼采首先洞见了这种变化,捕捉到了时人丧失信仰的时代信息,颇为悲切地称之为“上帝死了”,并尝试着进行价值重估和价值重建的哲学探索。建志同学的发言引起了不少同学的兴趣,大家或赞同,或补充,或反驳,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下半场由硕士生林葳同学主讲。她以“南国奇葩之布袋戏及其美学内涵”为题,首先从文献资料入手,溯源了布袋戏的前世今生;接着介绍了布袋戏的行头、偶雕、戏台及表演特色等,使同学们对布袋戏有一个感性的认识;进而对之做了适当的美学发挥,认为“精巧”是布袋戏的一个重要的美学特色,而且在表演中达到人偶合一的审美精神境界。最后,林葳同学播放了著名剧目《清源仙女》中的一个折子,为演讲添色增辉,博得了同学热烈的掌声,讨论也很激烈。
         最后,欧阳老师就本次活动做了精辟的点评,认为尼采是著名的哲学家,他的思想很活跃,很有特色,对于我们当下的生活也很有意义。而关于布袋戏,则认为美学的问题很复杂,可以从多个角度切入,展开论述;把布袋戏作为一个视角,进行美学的探讨,很有意义。总而言之,本次沙龙活动气氛活跃,现场感强烈,效果很好,希望下面各期能够继续保持。接着,欧阳老师代表哲学系对两位主讲人颁发荣誉证书,大家合影留念,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嘉宾:欧阳锋教授 周建昌副研究员
主持:周克浩 张永宏
摄像:周建昌
摄影:刘郁芊
文录;张永宏